1. 首页
  2. 女人

网约“货拉拉”的23岁女生,跳窗前6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 跨省搬家家具

受害者6分钟前还一如既往地在工作群发消息,6分钟后,就突然跳窗了,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文 | 竹 里

这不是货拉拉第一次陷入舆论风波了。

2月6日晚9点,湖南长沙,微博网友“今夜的风格外喧嚣”爆料称,一位年仅23岁的女孩车某从货拉拉副驾驶跳窗,后经抢救无效不幸离世。

该网友自称是当事人的弟弟,在《姐,下辈子让我做你的哥哥吧》一文中,他大致还原了事发经过,当天晚上8点,车某使用货拉拉搬家,行程为天一美庭到梅溪湖步步高公寓,车程不到10公里。

9点17分,她上了司机的车;9点24分在工作群回复消息:“同事送的特效好看”,其间并未有异常。转折出现在6分钟后,9点30分,车开到曲苑路时,货拉拉司机拨打了120和110,说她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在岳麓区曲苑路跳窗,120赶到现场后她已经昏迷不醒。

车某与同事聊天记录

受害者6分钟前还一如既往地在工作群发消息,6分钟后,就突然跳窗了,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发后,2月21日晚间,货拉拉官方回应称,2月11日,已与家属就善后事宜展开第一次商谈,但并未达成一致,正在积极与家属约定商谈善后的时间。

货拉拉回应

货拉拉表示,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今天中午11点消息,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三天后便被警方释放。

疑点重重 司机为何三次偏航

笔者梳理整个事件,焦点在于,车某为什么离奇跳窗?疑点有三。

有网友认为,司机曾三次偏航是一大疑点。首先,接单的周师傅,作为一个从事搬家工作两年之久的司机,家住附近,熟悉道路,为什么不选择平台要求的正常导航路线,反而舍近求远选择一条没有监控的道路?

受害者车某

其次,根据受害者弟弟的说法,司机在警方笔录上显示,车某是“自己跳窗”,后脑勺着地。但跳窗这个动作不是一秒两秒能完成的,按照正常逻辑推断,如果司机发现副驾驶上的乘客有异样,第一反应肯定是减速刹车。

那么,在车速很慢甚至已经停止的情况下,受害者跳窗时为何后脑勺着地?而据车某的大学好友秋云(化名)回忆,车某很喜欢狗,事发当天晚上7点06分,车某曾给她发的最后一条信息内容是在微信聊天中给狗取名字,此后也没有向她求助。

事发当天下午,车某与大学同学秋云的聊天记录

最后,车某跳窗身亡后的第二天,在警方召开的民事协商会上,当受害者家属提出要求看下车上录音录像资料时,货拉拉方表示,车内并未配备这些功能和设备。

据车某的友人秋云介绍,车某在长沙某互联网公司工作一年多,平时生活态度积极,性格“软软糯糯”,根本不会跟人起正面冲突,是一个非常善良、温柔、体贴的女孩子。“她原本计划今年带男朋友回家结婚的。”

目前事件尚未有定论,司机是否有嫌疑我们并不知晓, 但三次偏航、未配备相关安全设备,这两点,足以看到司机的“不专业”。公开资料显示,货拉拉的经营模式是o2o,是将社会上的闲散车辆集中起来,在货和车之间进行信息匹配,类似货运版的网约车。

涉事车辆

作为平台方,货拉拉是否对司机进行过相关的安全审核,对于司机的准入标准又是什么?据此前的媒体报道,货拉拉对司机的管理较弱,司机只需年满18岁—55岁,持有C1及以上驾照,驾龄在1年,在线上提交注册后,仅需到线下进行一至两小时培训,即可在“货拉拉司机版APP”上岗接单。

目前,货拉拉平台采取会员制,注册司机要缴纳1000元押金,6个月后才能退还,每月货拉拉会员缴费等级为,普通会员499元,高级会员费699元, 这种以收取会员费、抽佣结成的关系,相对松散,对司机的行为基本没有约束力。

网友反映:

性骚扰、乱收费是常有的事

事发后,有网友相继爆料,在使用货拉拉服务时类似的遭遇,多指向货拉拉管理方面的不规范。

网友琉璃(化名)说,不久前,自己20岁的女性朋友使用货拉拉搬家到新房,当时接单的师傅,开了一辆看起来马上要散架的破旧面包车,在搬运过程中司机态度恶劣,一直骂脏话。中途面包车熄火,司机硬生生拉着她跑到了荒郊野外去修车,最后女孩单独打车离开。

而近年来,货拉拉的乱收费情况,一直被用户诟病,坐地起价早已成了行业潜规则。多数网友反映,自己曾遭遇货拉拉司机宰客乱收费的情况,少则三五百,多则几千块。收费的理由也是毫无章法,跨省费、搬运费、超时费、包装费、物流费、送货费等,几乎每个环节,都有收费名头。

去年5月份,有用户反映,1.2公里的路程,货拉拉司机给出的搬家费用为5400元,当时货拉拉的处理是对司机封号,加强教育管控,并称将研究出台收费标准;早在2018年,也有用户反映,自己预约货拉拉搬家服务,因不愿私下转账付费,遭到司机的人身威胁。该司机不仅微信骚扰用户,还声称要“上门堵人”,导致用户被迫在酒店居住,20天不敢回家。

一名货拉拉司机坦言,不同于运费,搬运费需要视家具数量、楼层高低等因素而定,没有统一标准,各人要价不同,体验很大程度取决于运气,或者说司机的人品。据货拉拉官网披露,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全球373个城市,全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月活720万用户的大平台,与行为失当的司机群体,形成了毫不匹配的讽刺画风。而资本的夸张步伐并未停止,笔者查询发现,今年刚过完年,货拉拉就完成了F轮15亿美元融资,估值达100亿美元,而创始人及CEO周胜馥也曾表示:“上市是一定的。”

对于货拉拉而言,融资和上市都是为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在货拉拉APP的简介里,这样介绍它们的“品质服务”:“经过严格培训和考核的认证司机,99.8%用户好评司机”。

换句话说,很大程度上,用户就是冲这个“品质”服务来的,购买的既是合格的服务,也是一份安全与放心。司机是平台介绍来的,司机侵犯了顾客的权益,平台就天然有连带责任,这是最基本的、也颠扑不破的道理。

但从目前看来,当一系列问题和隐患摆在货拉拉面前时,作为平台方,他们并未尽到应尽的责任。甚至根据受害者弟弟的说法,在协商之初,货拉拉并不认为平台对此事负有责任。结果未出,但笔者想问一句:只想做牵线者,不想做担保者的货拉拉,何以对得起“品质服务”四个字?

资料来源:澎湃新闻、新京报

· 茅台“白酒院士”合规,但必要吗? · 得州,缘何成了马斯克的伤心地? · 军事 | 戍边烈士曾写下这些感人的话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28/3218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