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人

【开年重磅】中国名酒,为什么要持续不断“决战黄淮”? 徽酒原浆酒价格表

策划 / 酒游记团队

文 / 万丹丹

全文:9672字|20分钟

内容目录

⊙序:永不服输的黄淮

⊙黄淮,中国名酒的“聚宝盆”

⊙黄淮大决战:合纵连横

⊙黄淮名酒如何打赢黄淮大决战?

⊙黄淮大决战,没有“旁观者”!

永不服输的“黄淮”

在中国白酒界,但凡提及竞争或者酒企的全国化、高端化,人们总会想到黄淮地区。作为行业公认的两大名酒产区之一,这个历来风起云涌、浮沉多变的白酒区域版图,从来都未曾得以片刻安宁。

2020年 12月 9日,第三届黄淮流域白酒核心产区高质量发展论坛在安徽亳州古井集团旗下亳州宾馆隆重召开。此前的两届,一次在江苏,由洋河酒厂承办,一次在山东,由山东省食协牵头,多家鲁酒企业共同承办,而下一届论坛的“接力棒”已经交到了河南。毫无疑问,这是苏鲁豫皖四省白酒企业在寻求板块聚集效应。对中国白酒产业竞合发展而言,这也注定将是一件大事。

如果我们将时间回溯到20世纪 90年代,市场经济大潮刚刚涌起,鲁酒带头,冲击“标王”,黄淮崛起,豫酒、苏酒、徽酒各显神通,东部白酒征战全国,风头正盛,但是由于“秦池勾兑门”遽然而至,东部神话破灭。在此之后的几年内,川酒快速反应,不仅快速布局黄淮,而且以五粮液、国窖 1573、水井坊、剑南春、舍得等构建了中国高端白酒消费的第一次浪潮,把“川酒六朵金花”的名酒效应,和“川派浓香大流通”的质量同时向前推了一大步,并由此奠定了“川酒王国”的江湖地位。

在硝烟四起的白酒商战中,有人上位,就有人落幕,没有永恒的佼佼者。此后几年,面对强势的川酒,黄淮流域苏鲁豫皖四省酒企明显战劲儿不足。但是黄淮就是不服输。

2003 年,洋河开创“绵柔”,以“风味”重新定义白酒品质,开启黄淮名酒新一轮品类创新和品质升级的大潮。2004-2008年,一衣带水的苏鲁豫皖四省酒企连续五届举办“四省白酒峰会”,夯实了中国白酒黄淮产区的基石。2008年,“年份原浆”上市,古井贡酒进入跨越式发展阶段。十年后,“洋河-古井共同构建了东部名酒的“双百亿· 双寡头”时代。

可以说,2003年 -2012年的黄金十年 ,正是黄淮名酒“以味取胜”、“淡雅引领”的十年。但是, 2012年中央政府开始“限公消费”,政务市场萎缩,白酒产业进入深度调整期。 2015年之后,茅台引领,赤水河畔酱酒高端崛起,但酱酒的大市场仍在黄淮。酱酒热叠加川派浓香的黄淮攻势,给黄淮酒企带来极大挑战。

但是,黄淮名酒不服输的精神也由此呈现出更大的反弹:① 作为中国东部名酒价值守望者的古井贡酒在巩固好“古 20、古16”的基础上,高调推出“古香型·年三十”,意欲引领东部名酒的“两千元”崛起;② 洋河继续放大蓝色文化,缔造“手工班”,启动“梦 6+”,激活“双沟· 珍宝坊”,即将走进“更好的十年”;③ 今世缘江苏崛起,推出清雅酱香国缘V9 ,在事实上开启了酱香分流的序幕;④仰韶引领豫酒振兴,连续十年高速成长,彩陶坊·天时·日·月·星成为高端豫酒典范,构筑黄淮名酒河南防线;⑤泰山酒业推出稳如泰山,积极布局山东市场,与北方酱酒领袖云门陈酿共同构建了鲁酒振兴的“二元”新时代……

5000年演进的中国大历史不断表明,得黄淮者得中国。拥有 3.5亿人口的黄淮大地,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中国最大的白酒区域市场,中国高端名酒真正的价值高地。攻下黄淮,拿下苏鲁豫皖,就意味着拿下了中国市场。因此,无论其产地在赤水河畔,还是在四川盆地,亦或是黄淮本土,当然还有秦岭产区、三晋大地,只要你胸怀天下,黄淮就是绝不能放弃的市场。

2021年,这个极不确定的传统牛年,中国名酒各种力量,各大派别,纷纷聚集黄淮,严阵以待。中国名酒巅峰之战——“黄淮大决战”,即将再次打响。

此刻,细品黄淮酒局,只觉“山雨欲来风满楼”。这个拥有无限可能和广阔空间的市场宝地,“兵家必争之地”的战略要地,正在上演着一幕幕锋刃相接、高手过招的精彩画面。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未来十年,在黄淮,类似的景象将成常态,多少品牌将在这里折戟沉沙。这片蕴藏的无数宝藏的黄金市场,究竟谁主沉浮,答案难见分晓。

01

黄淮,中国名酒的“聚宝盆”

某种意义上说,黄淮产区多战事的原因,是因为对于任何一个有野心、有梦想的白酒企业而言,在这里影响甚至会决定它的命运主线。更为重要的是,黄淮流域带给行业的不仅仅是可以无限放大的企业梦想,而是真真切切、看得见、摸得着的“市场红利”。

(一)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自古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条河流产一方好酒,而位于黄河以南,淮河以北的黄淮流域,因为两条河流的存在而形成一个整体的概念——黄淮白酒产区。

从中国的地形图来看,黄淮流域属于华北平原的南部区域,这里地势坦荡,一望无际,沃野千里,农业经济发达,且两大流域间的苏鲁豫皖深受黄淮两大水系的影响,拥有极为独特的生态和地理环境,气候四季分明,是酿酒的天然宝地。而且仔细梳理中国的白酒产区,就会发现黄淮产区的强大包容性,浓香、酱香、清香等各种香型,均可生产。不仅如此,这里还是白酒创新香型的高地,芝麻香、兼香、陶融香、古香型、鲁雅香等等,几乎中国白酒的创新香型都是在这里被研发出来。

这种基于工艺和品质的创新能力,决定了黄淮本土名酒在产业结构上的独特性,以及在白酒消费风潮上的开创性,市场营销上的引领性。如果说赤水河畔始终围绕酱香市场的放大绞尽脑汁,四川名酒专注于浓香打造,那么,黄淮名酒的精力则更多的放在了酒体创新上。这种创新的前提是以创新为驱动的企业家战略,强大的科研实力,源源不断的高能专业人才。而这也正是黄淮名酒能够在中国白酒市场竞争中越战越强、永不服输的根源所在。

黄淮本身就是名酒产区,集中了古井、洋河两个“老八大”名酒品牌,另有双沟、宋河、宝丰三大名酒,还缔造了今世缘、口子窖、迎驾、仰韶、景芝、泰山、花冠、云门等非常强势,永不服输的地产酒品牌。所以说,对所有名酒而言,攻打黄淮,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二)天生是一块“大蛋糕 ”

酒是一种大宗的嗜好性商品,消费群体的规模决定酒消费量的规模。先来简单了解一下黄淮流域的诱人之处——人口红利。

从中国的地理分布版图来看,黄淮流域的主要区域是苏鲁豫皖四个省份。四省均是人口大省,经济实力更是不可小觑。其中江苏、山东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省份,分别位列全国第二、第三,河南位列第五,安徽排名靠前。这四个省的人口总数是3.5亿。而四省的最南端江苏苏南一带紧密链接着中国经济的高地——上海,打通的是长三角经济带,四省最北端鲁北则紧挨着环渤海经济带,直通首都北京。

因此说,苏鲁豫皖四省的背后,实则包含了京、津、冀、苏、鲁、豫、皖、沪8省市,即整个华北平原,自古即为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由4.7亿人口组成的中国重度白酒消费市场。仅从苏鲁豫皖四省看,白酒市场容量在2000亿元以上,而如果加上京津冀及长三角,整体容量将接近3000亿元。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中国白酒市场二分天下有其一。

由此可见,得黄淮者得中国,自然不是虚谈。当然,黄淮流域本土名酒的品质创新能力,决定了白酒消费包容性更强,选择空间更大,几乎所有白酒品牌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生存空间。因此,可以看到,无论是牛栏山、老村长等低端白酒,还是茅台、五粮液、汾酒、西凤,几乎所有品牌的全国化,都把黄淮作为重中之重。

对于白酒酒企而言,黄淮就是一个蕴藏着无限宝藏和机遇的消费市场。这里,是造梦者的天堂。

(三)全国起跳的“跷跷板”

黄淮,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高地,河南、山东、江苏、安徽,无不执中国传统文化之牛耳,其厚重、其雅致、其创新与生俱来。黄淮的最南端上海,是中国时尚的最前沿,黄淮的最北端北京,是政治的中心,国家的心脏。

江湖之远,庙堂之高,是地狱,也是天堂。每一瓶定位于高端,定义于全国的名酒,都会在这里得到最全面的检验。所谓“站得高,看得远”,扎根黄淮,才看得见北京,看得见上海,看得见全国。

正是基于庞大的消费基数之外,黄淮区域经济相对发达,城市群分布集中,人口密度较大,酒类消费集中、整体以白酒消费为主,且市场相对开放。从行业层面来讲,这些都是培育一个品牌发展、壮大的有利因素,也是白酒企业开疆扩土的“最佳起跳点”。因此,无论对于本土品牌,还是川黔名酒,占据了黄淮,全国化和品牌高端化,就指日可待了。

所以说,数十年来,中国名酒持续不断“决战黄淮”也就不难理解了!

02

黄淮大决战:合纵连横

目前来看,黄淮白酒产区的紧张战局,可谓错综复杂,合纵连横。

一方面,苏鲁豫皖四省本地白酒品牌发展强势,特别是古井、洋河两大百亿规模酒企的快速崛起以及各地市级白酒品牌的成长,在黄淮产区内部掀起了一场竞争激烈的市场争夺战;

另一方面,以茅台、习酒、郎酒、国台、钓鱼台等为代表的酱酒军团,以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舍得等为代表的川派浓香军团,以及时刻保持警惕、伺机而动的汾酒,早已在黄淮市场形成强大攻势,形成了一派“三分天下,合纵连横,竞争错综复杂”的战时局面。

(一)香型混战,谁主沉浮?

有消费潜力的市场,从来都不乏香型之间的战争。只不过,黄淮市场上演的香型战争,表现的更为明显也更为复杂。

1. 浓香价值战。

整个黄淮,浓香仍是占有率、普及性最强,市场基础最稳固,创新空间最大的香型。苏鲁豫皖四省白酒企业多以浓香为本,或做好坚守,或力图创新,但是作为在酱香崛起的产业背景下,他们与以五粮液、泸州老窖为代表川派浓香,在技术上同根同源,在风味上各表其美,但是都在坚守浓香的产业价值,对抗力图在黄淮做大的酱香。

古井、洋河是黄淮本土的百亿寡头企业,正是他们在浓香领域的创新,在品牌方面的坚守,开创了黄淮派淡雅浓香的黄金时代。1990年代,古井便挑起了淡雅大旗, 2007年后又重磅推出了“年份原浆”战略大单品。洋河于 2003年开创“绵柔”,引领了中国白酒的风味消费潮流。这两大品牌在这场黄海大决战中,一方面要引领苏鲁豫皖四省白酒打造高端品牌,捍卫黄淮名酒价值,对抗川黔名酒进攻,同时又要与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品牌共同捍卫浓香价值。

2. 酱香品牌化。

酱香热,最热在黄淮。酱香在黄淮的热度对酱香的全国化至关重要。山东、河南是焦点。无论茅台、习酒、郎酒、金沙、国台、钓鱼台,还是茅台镇的众多酱酒品牌、杂牌、劣质酱酒,都把山东、河南作为最重要的市场加以打造。

以山东为例,山东的白酒市场容量大约为450亿,其中酱香型白酒市场份额已经高达 100亿多元,且这 100多亿元多是切割的 200元以上的中高端市场。也就是说,在山东的高端、次高端市场,酱酒已经做到二分天下有其一。很多人感叹,高端餐饮无酱不欢。

同样的状况也发生在河南。但是,在江苏、安徽,因为有洋河、古井这样的百亿级龙头把守,浓香的防火墙,消费的品牌化趋势已经非常明显,虽然酱酒也在快速增长,但并不是一酱就灵,没有品牌的杂牌酱酒很难生存。

3. 清香大众化。

清香型白酒颇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态势。从市场层面来看,汾酒、牛栏山近几年增长迅速。其中,汾酒优势市场集中在山西、河南、山东以及京津冀地区;而牛栏山则以北京为核心,在天津、河北、山东、山西、河南等地构筑起多个亿元级省级市场。不难发现,清香型白酒已经在北方市场完成“集中连片”,尤其在山东和河南市场的开拓更是火力十足。但是,清香从目前来看,清香主要的影响力还是集中大众消费领域。

(二)古井-洋河,竞合发展

尽管面对着共同的敌人,但黄淮流域白酒板块的内部较量同样精彩。典型代表当属同一阵营的洋河和古井。

作为黄淮板块老八大名酒的代表,东部名酒价值守望者,古井很古,洋河很洋,但是无论古井的古,还是洋河的洋,在品质创新和品牌价值打造方面,这两家企业都在行业内做出了表率,在黄淮大决战中,这两家企业之间的明争暗战,竞合发展也是最大的看点。

先来看洋河。无论是企业营收、产品结构,还是市场布局、品牌建设,洋河都走在了行业的前列,坐实了中国白酒前三甲的江湖地位。从绵柔品类创新到洋河手工班的打造,再到经典产品梦之蓝M6升级为 M6+,洋河以品质创新为先导,以市场消费为抓手,在中国酒业创造了关于“一抹蓝”的传奇神话。如今,稳踞江苏大本营市场外,洋河的“蓝色风暴”还席卷了全国市场,有数据显示,洋河全年营收,一半在江苏市场,另一半在省外市场。而在省外市场,山东、河南、安徽市场则贡献了最大的份额。

再来看古井。安徽第一大白酒企业,古井始终在高质量发展的目标之下不断提升品牌高度,不断提升产品品质,通过“年份原浆·古20、古16”不断夯实高端基础,通过连续特约春晚,丰富东部名酒价值内涵。同时深度挖掘中国传统酒文化,充分激活新时代下品牌文化的内生动力,将品牌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更为重要的是,在品牌表现和国际影响上,古井贡酒的“中国酿·世界香”,使得中华第一贡的文化内涵不断深化、升华。

因此,黄淮流域白酒板块之上,洋河和古井这两大省酒龙头强强对决,尽管目前洋河在营收到领先古井,但未来谁是东部老大,还是要看两家企业面向未来的创新战略。

(三)首战江苏,目标华东!

江苏,是浓香型白酒的主战场!攻下了江苏,也就攻下了华东市场!

有业内人士推算,洋河在江苏本土市场的份额在百亿级别以上,在华东市场(苏、鲁、豫、皖、浙、沪)的总体量在150亿以上,而整个华东市场的白酒容量高达 1400亿左右。换句话说,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等酒企都虎视眈眈的想从华东市场分一杯羹,而江苏就是焦点之战。

对于川黔白酒企业而言,产品和香型就是最强大的进攻武器,所以五粮液针对华东市场定制了“百亿华东”战略,茅台、郎酒等借助酱香优势猛扎猛打…… 。酒业武林高手纷纷齐聚华东,将这里作为重点增长市场。在这个过程中,洋河陷入层层包围,与外来白酒品牌在华东市场展开了一场市场份额的旷日持久战。

另外,作为苏酒三沟一河成员,今世缘是高沟的华丽转身,被行业称为“最会赚钱的白酒企业”。近几年,有关今世缘话题的所有探讨,最终都会定论到“今世缘现象”、“国缘现象”,它就像参与竞争的一匹黑马,在市场的赛道上风驰电掣。作为江苏的本土品牌,今世缘定制了“省内精耕、省外拓展”的发展战略,同时围绕高沟、今世缘、国缘三大品牌清晰界定目标市场和顾客人群,精准施策。从近几年的市场反映来看,今世缘业绩增长迅猛,市场开拓明显,国缘 K系已经成为今世缘进军百亿营收的战略大单品,同时战略升级国缘 V系,创新研发清雅酱香型白酒国缘 V9也为今世缘进军千元价格打开了新局面……

可以说,今世缘已经拿到了进军中国高端白酒阵营的“入场券”。在江苏市场,它在与洋河争夺市场的同时,两大品牌也会形成某种默契,共同应对和化解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郎酒等川黔品牌对江苏市场的攻势。

03

黄淮名酒如何打赢黄淮大决战?

中国名酒,味在黄淮,香在川黔。中国白酒的香和味最早源于地理和气候的不同,随着酿酒科技的进步,技术的升级,酿酒师的价值选择也成为最主要的影响因素之一。

黄淮以味为主,川黔以香为主,两大名酒产区围绕“香”和“味”展开了长达数十年的较量。如今赤水河畔,酱香崛起,川派浓香布局黄淮,面向未来,黄淮制胜之道在哪里?

(一)风味,是黄淮名酒的“压舱石”

在过去20 年里,虽然一直是川黔略占上风,但是黄淮名酒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却越来越大,这也正是在本轮调整期,川黔名酒要大力度布局黄淮的关键。梳理黄淮流域酒企近二十年的发展就会看到,在浓香正宗和酱香正宗的川黔优势下,黄淮酒企非常善于以“味”为武器,通过品质创新和品牌创新寻求战略突破,获取竞争优势。

1992年,白酒权威专家沈怡方先生就已经在理论层面提出黄淮派白酒的风格是“以味为主”,绵甜软净香,五味协调,酒体绵柔,爽净。沈老还就此把中国浓香型白酒划分为以四川为代表的浓郁型浓香,和黄淮为代表的淡雅型浓香。这是中国白酒浓香分流的理论基础。

二十年的实践证明,这一理论是正确的,黄淮的“风味”优势是由其南北过渡、四季分明的地理环境决定的。

2003年,作为黄淮名酒的代表企业,洋河正是依据这一理论开创了绵柔型白酒,引领了黄金十年的发展。同时,口子窖的兼香,以及连续五届苏鲁豫皖峰会的举办,更是掀开了黄淮酒企“风味”创新的大旗。洋河还通过大量的市场调查,用数据证明随着人们饮食结构的变迁,饮酒消费喜好已经从“吃香”向“吃味”转移,以风味为主的黄淮名酒更适合现代人的消费习惯。

因此说,风味是黄淮名酒企业的压舱室。黄淮的地理更加有利于白酒香型的创新。建国以来,白酒产业技术创新多发生在黄淮,更丰富的品质和香型也绝大多数产自黄淮。

(二)文化,是黄淮名酒的“发动机”

在于西部名酒的对抗赛中,仅仅有风味还远远不够,黄淮名酒企业还需要文化战略上的创新。

“风味”是优势,但风味的创新是“从 0到 1”的创新,虽然具有革命性,但是改变消费认知不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也需要更加系统的企业家战略为支撑。而四川的浓香和川黔的酱香则是非常成熟的、基于“香”的消费体验,在实际的市场营销中,只需去扩大规模优势,是“从 1到 N”的过程。

尤其是最近几年,在茅台强势带动下,酱酒的崛起,黄淮的“风味”优势更难以快速凸显,因此,还需要找到更加稳定和成熟的战略支点。这个支点就是文化。

酒与文化相辅相成,统治白酒的就是文化。而文化恰恰是黄淮酒企最大、最丰富、最有优势的资源要素。而回顾黄淮酒企过去20年的成长,无不是在品牌文化上做到了重大突破,并最终实现品质和文化良性互动,双轴推进。比如洋河的“洋”是“绵柔 +蓝色”,古井的“古”是“年份原浆 +中国香”。

对黄淮酒企而言,“风味”是品质的压舱石,“文化”就是品牌的发动机,两者缺一不可。

(三)古香型·烤麦香,是黄淮名酒的 “战略新引擎”

黄淮大决战,中国名酒东西对垒,黄淮名酒有主场优势,但是川黔名酒却属于强势进攻的一方。

川黔的强势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① 香型,白酒行业几十年来形成的消费认知就是四川浓香更正宗,贵州酱香更正宗,现在无论川酒,还是黔酒都把香型正宗作为重要的竞争战略,展开原产地的传播诉求。②价格,由于历史原因,川黔名酒占据了高端市场,形成了高端品牌基因,面对黄淮名酒,茅台以2000多元的价格封顶,五粮液、国窖以1000多元的价格锁喉,酱香热带动下,郎酒、习酒又在价格上对黄淮名酒形成“截胡”态势。而要打破川黔在高端领域的“盖帽-锁喉-截胡”,黄淮名酒必须在战略上有重大突破,构建高端的新引擎。

关键时刻,作为东部名酒价值守望者的古井贡酒再次挺身而出,在2021年春节前夕,全新推出战略新品年份原浆·年三十,市场零售价为 2099元 /瓶。据悉,年三十是古井结合独有的、无法复制的“古井、古曲、古醅、古窖、古法”五大核心条件,立足亳州特有的酿酒微生物环境,综合分析、分类研究,在原粮、工艺和香型上不断探索,并历经长达十年的科研实验、大胆创新研发的“古香型白酒”。

与传统浓、清、酱不同,“古香型”白酒具有典型的粮香味——烤麦香:古香幽雅、芳香馥郁、甘醇圆润、谐调丰满、绵净悠长,是中国第一款可以闻出粮食香味的高端白酒。可以说,古井贡酒通过创新香型“古香”,跳出了“大浓香”的束缚,为中国白酒在 2000元价格带打造的一个全新的高端品类。

从竞争角度来看,以古井老八大名的江湖地位和百亿营收体量的双重保障,年份原浆·年三十 /年 30将助推黄淮名酒阵营跃进 2000元价位带,重塑中国高端白酒市场竞争格局,建立黄淮名酒高端发展、高端突破的战略新引擎。

(四)仰韶彩陶坊,是黄淮名酒的“河南防线”

在黄淮市场,河南一度是最薄弱的环节,不仅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等这些高端老名酒在河南市场具有强势垄断地位,而且郎酒、习酒、国台、金沙、钓鱼台等酱酒企业也是首先在河南站稳脚跟,然后再向整个黄淮辐射。因此,对于黄淮军团而言,从竞争战略的角度看,守好黄淮,首战河南。

洋河、古井分别以百亿规模和强大品牌力在江苏、安徽构建起了可以面向高中低各个档次的市场防火墙,任何品牌都很难长久在这两个省区实现销量的迅猛的突破。而河南地产酒的规模都很小,不具备防守反攻的能力。但是,随着仰韶在河南的崛起,这种态势正在发生改变。

自2008年彩陶坊上市以来,仰韶酒业已经连续保持了十几年的稳健增长,尤其是 2017年以来,彩陶坊品牌裂变,“彩陶坊天时·日·月·星”在高端领域站稳脚跟,取得河南社会各界的高度认可,成为豫酒振兴的领头羊。到河南,喝仰韶,已经成为一种白酒消费时尚。

数据显示,2019年,仰韶营销收入突破 20亿, 2020年前三季度,在新冠疫情影响之下,仰韶依然实现了 30%以上的增长, 30亿级的仰韶已经清晰可见。可以毫不客气的说,百亿仰韶也不是没有可能。可以说,在仰韶引领之下,黄淮大决战,河南防线即将形成。

(五)北方酱酒,是黄淮名酒的“吸星大法”

中国白酒竞争,黄淮是主战场,酱香是光明顶。

酱香本来是以赤水河为标志的川黔名酒军团的优势,但是也给黄淮名酒军团留下了一个战略机会点。最早是离开茅台镇生产不出茅台酒,再到赤水河谷的酱酒军团,千亿酱酒产业园,酱酒的势能越放越大,北方酱酒的机会就越来越大。

最早的北方酱酒是由鲁酒阵营的云门酒业在1974年确立成型,云门也因此与茅台、郎酒一道,被称为中国最早做酱酒的三大企业。在 1980年代,山东有数十家酒企做酱酒, 1990年代,酱酒不景气,浓香大流行。绝大多数山东酒企放弃了酱酒生产。但是云门酒业集团一直坚持以酱酒为主,至今已有 48年时间。最近几年酱香热,不仅云门借势发展,成为鲁酒领军企业,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山东酒企开始恢复酱酒生产,形成了行业关注的北方酱酒现象。

同时,在江苏,今世缘也根据淮河名酒核心地带的地理环境,经过十多年的研发,推出了独具特色的清雅酱香国缘V9。无论是山东酱酒,还是今世缘的清雅酱香,无疑都具有黄淮酱酒的典型风味,也在事实上形成了酱酒分流的趋势。 20多年前,川派浓香的全国化最终催生了浓香分流,催生了黄淮风味浓香的崛起。 20年后的今天,赤水河畔酱酒极力全国化,也必然会催生黄淮酱香的崛起。这是黄淮大地的地理特性决定的,也是黄淮文化的包容性。

北方酱酒,黄淮酱酒,中国酱酒的“吸星大法”,必然会在中国名酒黄淮大决战中对冲和稀释掉川黔酱酒的强大能量。

大象无形,势不可挡。

04

黄淮大决战,没有“旁观者”

黄淮与川黔作为行业公认的两大白酒产区,势必会在黄淮地区迎来更为激烈的市场碰撞。此时,在这场战局之中孰强孰弱暂未定论,川黔酒企固然来势汹汹、天然占据品类优势,黄淮名酒永不服输,其势同样不可小觑。

但是,需要清楚的是,这并非仅仅是东西白酒阵营之间的较量,合纵连横商业的丛林法则,永远不会存在“旁观者”,因为枪口下一个瞄准的,或许就是那个正在旁观的“你”。

1.清香军团不能做“旁观者”。

黄淮大决战,看似是黄淮名酒与川黔名酒的较量,但其本质是也中国白酒“香”与“味”的大决战,是决定中国白酒产业未来发展格局的大决战。

以汾酒为代表的清香型白酒,是中国白酒风味的另一源头。现在的清香产地主要集中在山西及京津冀地区,而在历史上,苏鲁豫皖四省白酒也是以清香为主。如果以秦岭淮河为界,按照南北方向划分中国白酒,他们同属北酒范围。四季分明的气候特征和厚重的文化决定了黄淮浓香和华北清香在工艺和风味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天,无论汾酒,还是牛栏山、衡水老白干,苏鲁豫皖都是重要落子,都对未来的全国化至关重要,失去黄淮,就是失去未来十年,所以面对黄淮大决战,绝对不能做旁观者。

2.黄淮地产酒不能做“旁观者”。

中国名酒黄淮大决战,中国名酒的光明顶之战,看似是茅台、五粮液、泸州、洋河、古井、郎酒、习酒等大佬的战争,而在实际上,最有可能在第一轮炮火中化为灰烬却是在黄淮地区据守根据地,依靠某个县级市场或地市级市场活着的县级酒企,三四线酒企。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黄淮地区,中国地产酒的集中营,依托强大的人口基数和较为发达的消费能力,在2002-2012的黄金十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收获颇丰,有了不错的发展,现金流也不错,酒厂也建的有模有样。但是随着 2012年白酒产业进入调整期,尤其是 2016年以来的酱香热,带来重大威胁,也带来变革机遇,所以要真正看懂这场黄淮大决战,坚决不做旁观者。

大战前夜,旁观者必定出局,积极应战者,才有机会赢!

end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28/332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