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女人

传统手工艺助推农村产业升级的城乡融合项目探索 手工银饰学徒前景

农村手工艺是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曾经是农业社会极为重要的经济来源,手工艺的区域差异是乡村文化特征鉴别的一种重要表现。在当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下,以非遗再设计为导向,利用传统手工艺这一具有深厚积淀的文化艺术资源搭建跨界融合的服务平台,助推农村产业升级,是当前美丽乡村建设的一个特色方向。

一、传统手工艺传承与创新的现状调研

手工艺非遗近年来成为热点话题,对手工艺的调研是希望掌握保护、传承与创新的现状和发展动态,具体措施包括文献调查、田野调查和问卷调查,并对调查问卷、访谈问卷进行数据整理和分析。通过详细的对比分析,能够对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状况有一个初步的客观认识。同时,通过参加研讨会、展会,走访非遗传承人,能够在数据调研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增强感性认识,以便对研究项目具有全方位的把握。为了充分掌握手工艺非遗的发展状况,2014至2016年,项目组组成调研团队,在京、津、冀、蒙、晋、宁、甘、陕、川、渝、贵、云、桂、粤、赣、闽、浙、皖、苏、沪等全国多个省份进行了走访调查,涉及到的传统手工艺有燕京八绝(景泰蓝、玉雕、牙雕、雕漆、金漆镶嵌、花丝镶嵌、宫毯、京绣)、绢人、风筝、剪纸、布糊画、雕版印刷、手工造纸、泥人、木板年画、毛猴、苏绣、湘绣、粤绣、赣绣、夏布、漆线雕、织女绣、西兰卡普(土家锦)、苗绣、侗绣、侗布、银饰、蜡染、蓝印花布、扎染、贝叶经、傣纸、传统乐器制作、傣伞制作、傣锦等多个项目。

项目组先后参观了“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燕赵百工——传统技艺展示”及“京津冀辽蒙传统工艺展示”、“京津冀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展暨传统手工艺作品设计大赛”、“台江姊妹节”等展示活动;调查了多个地区的手工艺非遗项目,并对许多作品及其制作过程摄影存档;与全国各地的许多手工艺传承人进行交流探讨,了解传统手工艺的传承发展。

传统手工艺调研、传承人访谈

连续几年来,项目组参加了“手作之美”艺术展和“民艺转化的生机”北京国际设计周首届民艺论坛等新生代创新活动,感受到与专业的非遗展不同的另一番景象。特别是在“非遗再设计”主题展上,聚集了一批中国非遗的手作工艺,并在传承的基础上加以再设计再创新,将传统手工与现代设计相结合。例如宫廷地毯在传统的纹饰图案上进行设计创新,民族刺绣与银饰相结合的创新设计等,现场销售的非遗衍生品和体验活动吸引了许多爱好者的关注。

项目组参观“京津冀历史文化展”,从历史脉络上对京津冀“地域一体、文化一脉”的一体化格局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受邀参加了“北京·台湾工艺美术人才培养与创作实践研讨会”,会上国内外专家以及文化创意企业对中华传统文化创新的理念和成功案例鼓舞了所有人的热情,都对中国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充满了希望。

在前期的田野调查、走访传承人工作室、参加非遗博览会的基础上,项目组进行了问卷设计。调研过程中一共采用了两种问卷,一种是针对普通消费者的普查问卷,另一种是针对手工艺非遗从业者的结构式访谈问卷,通过纸质问卷、电子邮件和问卷星推送这三种形式展开。普查问卷由受访者基本信息、对手工艺非遗的认知、对创新与商业化开发的态度和理解等几个方面构成;访谈问卷旨在掌握传承人或从业者的生存状态和创新思路。通过对有效问卷的数据分析,我们对手工艺非遗的传承与创新现状有了基本的认识。

1、普查问卷数据整理分析

普查问卷前四项反映的是调研对象的基本信息,反馈回来的有效问卷显示,男女比例为38%:62%,对于手工艺女性比男性更有兴趣关注;年龄构成中填写问卷的有90%都在25岁以下,这与大部分问卷来源于网络调查有关,进一步的调查工作应该适当扩大取样的范围,提高其他年龄段的纸质问卷数量,并进一步优化问卷问题;受访者中本科学历的占79%,多为非遗爱好者,也有个别从业者学历较高,大多数非遗传承人的学历偏低。

在对手工艺非遗的认知方面,受访者普遍认为传承应该是当前工作的重点;对于与手工艺相关的文化体验活动,55%的受访者愿意参加,而表示肯定不会参加的只有1%;多数受访者支持对传统手工艺的非遗项目进行商业化开发,但也有35%的人持反对态度;关于手工艺非遗创新的瓶颈问题,多数人认为从业人数和创新能力是主要制约因素,对市场前景不太乐观的有20%,还有13%认为是资金制约着手工艺非遗的创新。

受访者中,多数人都购买过手工艺非遗产品,但经常购买的只有12%,而从未购买的占到24%;他们普遍感到目前手工艺非遗产品的价格高昂,只有21%认为价格适中,没有任何人觉得手工艺品的价格低廉;受访者中有60%的人购买手工艺品的途径是通过旅途消费,有40%在传承人工作坊中有过消费,网络消费的占比却不高。

对于一些传统手工艺非遗项目失传的问题,受访者的观点比较平均,认为政府缺乏有效的保护机制、传承人缺乏有效的传承机制、民众的保护意识不强这三点都是比较主要的因素,而市场前景不好、外来文化和当代文化的冲击以及经济文化模式的转变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在采取何种措施传承和发扬手工艺非遗这一问题上,人们普遍认为政府应该作为主导力量加强扶持力度,而文化传播和商业开发的支持率也比较高。

至于手工艺非遗文创产业开发的途径,通过创新设计活化非遗的精神内涵,让非遗产品走进千家万户的衍生品开发模式认同比例最高,有74%的受访者表示支持,多数人也认为设置交流分享平台,举办各种展演活动,发放资料以及开设教育普及课程,举办非遗进社区、进乡村、进校园活动的方式应该提倡。

2、访谈问卷信息整理分析

手工艺从业者专用的结构式访谈问卷共设计了10个问题,针对的访谈对象主要是非遗传承人和对手工艺非遗项目进行商业化运作的创业者。

非遗传承人中,1人是第一批国家级非遗景泰蓝制作技艺的传承人,中专学历,从业已经57年;1人是杨柳青木板年画的传承人,大学毕业后因为喜爱传统工艺,通过考取学徒的途径逐步成为传承人,至今从业11年;另有3人是贵州苗族、侗族刺绣的非遗传承人,她们全部是从小就接受手工刺绣的训练,从业超过30年以上。这些传承人都是从学徒开始,经过较长的学习过程成为熟练的手艺人。北京、天津的传承人固定收入都不高,景泰蓝传承人填写的退休工资是3900元,杨柳青年画传承人的月薪是3000元,这种收入水平在大城市生存并不容易,况且景泰蓝传承人的作品每一件都在万元以上,可见其真实收入不便透露;来自贵州的3个非遗传承人都在家乡有自己的工厂,带领几十人制作民族手工艺品,年收入都超过20万元。对于生活在北京、天津的传承人来说,从事手工艺创作的固定收入变化不大,而来自农村的传承人则感觉手工艺产品销售给他们带来了更好的回报。城市传承人对传统手工艺具有主动创新的意识,而农村传承人的态度比较被动,他们的做法是看到市场上人们喜欢什么,就买回材料加工什么。

手工艺非遗创业者来自全国各地,年龄均不超过40岁,且30岁以下的女性青年人较多。他们基本上都是近2~3年间开始从事手工艺的创业项目,有的是设计师以时尚创新的设计手法活化民间的传统刺绣和银饰工艺,创作富有民族文化特色的新产品,有的是以文化传播的方式忠实地记录手工造纸的制作技艺并推出相应的文化衍生品,还有的将传统雕版印刷工艺的制作过程作为普及教育方式进行大众推广,收取一定的体验费用并销售相关衍生品;还有的从事非遗手工艺产品的高端定制项目和文化推广服务。这些创业者的学历都在本科以上,个别的有海外求学经历。由于手工艺非遗是新开创的商业领域,多数人目前尚没有在经济上受益,更多的还是以创业的热情和对传统手工艺的挚爱情怀在坚守。创业者普遍认为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应该与当代的生活相结合,开发出适合时代的产品,对非遗的宣传和包装不能过度,价格定位不应与实际价值脱节,产品定位不能偏离市场的轨道。几乎所有的创业者都在以做公益的心态和行动开展他们的具体工作,认为传统手工艺文化的认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是用来挣快钱的。多数人在创业之初的共同特点是,都要深入到非遗项目的发源地进行深度的学习和制作体验,在充分了解该工艺的所有细节之后再进行创新。

二、手工艺传承与创新存在的问题及发展趋向

通过对问卷的分析可知,手工艺非遗的传承与创新已经是当今社会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问题。人们比较关心传统手工艺的保护与传承,并希望能购买到价格合理、实用美观的手工艺产品。但目前的产品普遍价格高昂,让人望而却步。

手工艺品的消费方式中,网络消费比例最低。而如今,网络消费已经成为当代人生活方式的重要部分,从每年超过50%的增长规模来看,网络消费在传统手工艺市场的缺席,表明手工艺产品更强调细节和品质,或者消费者更愿意通过现场的体验形成消费。

对于如何更好地传承与发扬手工艺非遗,从调查数据中可以看出以政府为主导加强政策的扶持和传统文化的宣传推广仍是民心所向,教育普及和提高民众的保护意识也是人们的普遍愿望。同时,一些来自于民间的传承人和创业者积极投身于手工艺非遗的传承与创新事业之中,在商业和公益的轨道上找到了各自的角色定位。

文创产业开发无疑已经成为手工艺非遗传承与创新的必经之路,人们都希望看到传统手工艺能够走进公众的生活;传承人、设计师、创业者也都在通过各自的努力,以创新设计活化非遗项目的精神内涵,坚持研发让非遗产品走进千家万户的文化衍生品。但创新能力和从业人数是明显的制约因素,传统手工艺传承人流失是当今非遗传承的主要问题,而从事手工艺产品研发的创业者中,创新能力的提升也是发展的重点所在。

三、传统手工艺面临时代转型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突出的一点是在经济新常态的时代背景下,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建议》指出,优秀精神文化产品反映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创造能力,是衡量和检验文化改革发展成效的根本标准。因此,制定了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基本方针,对传统文化做到“扬弃继承、转化创新”,让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拥有更多的传承载体、传播渠道和传习人群,使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加强政策扶持和人才培养,振兴传统工艺,着力扶持优秀文化产品创作生产。可见,手工艺的当代传承与创新正当时。

在新时期的时代大背景下,传统手工艺作为旧乡愁与新时尚的连结点凸显出来,是新时代有温度、有情怀的精神家园,相关的传承与创新也就显得愈加重要。在政府、传承人、创业者、企业和研究团体等多主体的推动之下,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近年来俨然成为全国各地经济增长的一个新热点,从近几年各大展会中传统手工艺展台面积、产品种类以及参加人数的增加幅度就能窥其一斑。可以说,我国的传统手工艺正面临着转型的重要契机。

然而,深入分析我们会发现,当下我国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呈现出两个截然不同的发展极向。一方面,由文化部非遗司主导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认定工作开展以来,有大量民族民间的传统手工艺通过纳入非遗名录而声名鹊起,四处参加文化展演,或作为国礼为国增光,手工艺产品销量和价格一路高歌,可谓是名利双收,北京的景泰蓝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另一方面,许多没有被纳入名录体系的传统手工艺却面临着无名无分、濒临失传的境地。而有些民族手工艺即使已经被认定为国家级或者省市级非遗,但是由于我国的非遗版权保护工作细则尚未形成,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手艺人依旧靠传统手工艺生产和乡村旅游的零星销售根本无法与机器化生产的产品相抗衡,导致传承人流失,经营状况难以为继,河北的剪纸、京绣等都面临着这个问题。

换一个角度看,如果把传统手工艺作为一门艺术,每一种都是门槛极高的行当,传承人需要多年的锤炼才能自立门户,诸如天津杨柳青的木版年画和泥人张,没有十几年以上的基础很难做出像样的作品;而将其作为一门生意,则又是门槛低、收益高的行当,低买高卖的从业者仍然是市场主流。多元资本和社会力量的涌入,加剧了传统手工艺市场的竞争,真正好的原汁原味的手工艺品也就水涨船高。而利用这种商业机会以机器代替手工生产的产品却有着极强的价格优势。许多过去的个体手工技艺传承,在市场化开发的大潮下也逐步转变为集体的手工业流水线生产,在这种体制下难以培养出独当一面的传承人。更有甚者,一些打着非遗旗号投机的小作坊粗制滥造,却以产量和价格优势充斥了整个旅游品市场,这种现象在北京的潘家园、天津的古文化街都屡见不鲜。然而,从近年各种博览会上的手工艺产品中,不难看出我国当前传统手工艺产业的现状更多还停留在复古、效仿、炫技、抄袭的水平阶段,这对于处在转型期的传统手工艺从业者来说,并不是一个做好准备的姿态。

21世纪以来,蓬勃兴起的手工艺热潮,似乎预示着民艺的春天已经到来。各种博览会、竞赛、展演、体验、市集活动一波接一波。然而锣鼓喧天的热闹过后,传承人成了明星,手工艺作品价格屡创新高,但作为特定的文化产品,它们仍然是摆在展架上供人欣赏和赞叹,并未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多少影响。新的消费时代,人们消费的不仅仅是商品,已经上升到对商品审美价值和文化内涵的消费,在消费过程中获得精神的享受。而手工艺产品恰好能填补这一空白,这一点在大都市中已经开始显露,席卷而来的“美丽乡村”建设浪潮,必将把手工艺文化消费推到一个新的高度,最终进入一个全民参与的大众审美阶段。而对于尚未做好准备的传统手工艺行业来说,需要对行业清醒的认识以及从政府到民间的正确合理的执行策略。

四、手工艺传承与创新的对策和建议

传统手工艺具有多样性与生长性,每一种工艺都不是固定不变的,在历史的流变中能体现出很多不同的功能和文化内涵,承载着不同的乡土情怀。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性一体化的经济文化定位,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手工艺项目的自发融合,是手工艺自身发展的良好契机。针对上述调研成果,结合各地自身历史文化的特点,需要制定出符合时代脉搏的发展策略,并提出具有可行性的发展建议。

手工艺非遗传承人、政府、企业以及相关从业者都应该清楚,传统手工艺传承与创新的出路不是复制传统、再现精品,而是要以活态流变的创新理念,紧跟时尚热点,持续创新,回归本质,关注生活,不断优化,跨界融合,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手工艺独特的文化吸引力。

具体的发展建议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政策引领,适度开发,构建跨界融合的公共服务平台

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需要引入跨界融合的思想观念。官、产、学、研在手工艺非遗领域应转变以往各自独立发展的传统做法,采取跨界合作和协调互动策略,可以使旅游、文化、教育、行业协会、研究院所、创新企业、传承人合作社等机构形成合力,共同促进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政府需要给传承人及从业者搭建公共服务的整合平台,手工艺产品需要跨界开发,行业需要跨域发展。无论是手工艺的传承,还是创新,亦或是商业开发,都离不开跨界思维,因为不是所有的手工艺非遗项目都能进行产业化开发,有些项目的传承必须做出方向性改变才能存活,而有些项目需要在公益的旗帜下进行传播才能继续传承,专业化的手工艺非遗公共服务平台能够让官、产、学、研的跨界整合更加有效。跨界没有固定的模式,但不跨界就没有出路。以北京牙雕为例,传统的牙雕是指象牙雕刻,虽然在第一批名录中就已经被认定为国家级非遗,但传承人却因为象牙的材料限制面临着无牙可雕的境地。这种情况下就必须要寻求跨界,正如牙雕大师李春珂所言:“材料受限,手艺不变呀!”其意在开创新的材料渠道来继续传承优秀的手工艺。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也意识到,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需要团队建设,自主品牌建设,有时甚至需要社会资本的投入。在新媒体时代,有些创业者就利用极具跨界思维的商业手段来传承和保护手工艺。例如鼎坤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策划的“丝路纸道”考察及拍摄项目,以“传承人类文化DNA” 为使命,采用跨国、跨界、传承、创新的商业模式,探寻“古艺新生”之道,拍摄散落于民间的手工造纸技艺,仅凭共同的公益理念就众筹到必需的项目经费,以及由纸专家、设计师、艺术家、导演、摄影师、自由撰稿人、记者和主持人等强大的考察、拍摄团队,两年间走出了一条独特的非遗传承与创新之路,为沿途非遗传承人的民生改善作出了贡献。

2、推进人才培养机制改革

近几十年来,教育的分科和急功近利打破了传统手工艺行业旧有的知识体系,却没有建立起新的体系。工业文明对手工艺而言是致命的颠覆,中国的传统手工艺需要新的面貌,且非遗大师多数出于学徒,学历不高,需要补习文化知识。传统手工艺的传承渠道必须重建,传承人与从业者的人才培养机制必须改革。改革机制的参与者不仅是政府和教育机构,更应该引入学术团体和社会公益组织以及民营企业。值得庆幸的是,政府、院校以及一些社会力量已经注意到这一点,通过各种渠道方式开始探索人才培养的改革之路。为提高非遗传承人群的当代实践水平和传承能力,2015年7月以来,文化部启动了“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试点工作,2016年1月14日,文化部办公厅发布了“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首批参与院校名单”,上海大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北京服装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等高校先后开展了“传统的复苏——中国非遗的产业化之路”等非遗课程,由文化部非遗司牵头,高校组织,邀请行业专家、知名学者、非遗大师、成功创业者等人士为来自不同地区的非遗传承人集中授课,让古老的手工技艺从族群传承走向个体传承,并开始走向学院传承和经营传承,传统的造物技艺,在新的生产模式和社会环境中得到延续。各地非遗传承人通过学习和思想的碰撞,正在将原汁原味的传统技艺转化为当代生活中的精良制品。与此同时,北京工业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院校艺术设计专业也正在将高等教育的教学与研究重点转向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北京联合大学成立了工艺美术研究院,集合了强大的师资队伍致力打造立足北京、放眼全国的手工艺非遗传承与创新教育团队。此外,传统的手工艺非遗工作坊以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进行单线传承,而更多的大众爱好者却难以把握到学习的机会。目前在北京乃至全国,已经有部分企业通过与行业协会的合作推广非遗的传承与创新,例如中传笛声民俗文化(北京)有限公司推出的“百城百校”项目,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一道致力于中国非遗进校园、进教材、进课堂的工作,推广非遗的职业教育,已经通过2012-2015年间的师资培训,为77所高校培训了136名非遗讲师。北京中艺创联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也于2014年推出“民艺荟”的文化品牌,推进手工艺非遗与时尚生活美学相结合,走进街道、社区和企事业单位,开设手工艺创新课堂,在大众的日常生活中进行非遗的教育普及。这些都是值得推广的人才培养新思路、新方法。

3、艺术设计驱动创新

传统手工技艺在当代社会生活中的传承普及与造型艺术的创新是最大的难点。当前中国从城市到农村的经济发展状况、生活方式、人口结构等都对手工艺的传承与发展构成客观限制,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造型艺术的创新对于普通传承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与文化创意团队建立合作关系,利用前沿的艺术创新力量准确把握和深度开发手工技艺文化精髓,进行一系列生产实验,开展特色创新手工产品的设计与生产,将具有良好可持续性的典型手工技艺进行适度的文化产业策划与开发,才有可能取得突破性的成果。从艺术文化发展的角度,手工艺非遗其形式语言的魅力给予现代艺术深刻的思考与启迪。如今,将手工艺术的文化精髓实践于我们这个时代也是一个重要且具有实际意义的课题,必将为现代文化艺术的形式建构注入新的生机。传统手工艺的创新再设计,除了材料、工具的优化改造,商业模式的跨界融合,社会力量的强力介入,更需要纳入艺术设计方法和服务,以不断推陈出新的在地设计理念指导手工艺领域的创新产品研发。设计的创新不是拷贝和复制,而是萃取、是转化。许多以非遗为理想的创业者都深谙这个道理,并做出了大量优秀的作品。如四川成都“一针一线”品牌创始人颜俊辉带领其团队对“羌绣”进行自主开发,自2008年7月开始,颜俊辉发起了“羌绣帮扶计划”的公益项目,通过免费培训的形式推广,讲授绘画和设计以及民族的历史与文化,并对羌绣的针法、构图进行收集整理,出版专门的羌绣技能培训教材。每年,颜俊辉都会把非常有设计感的产品带给帮扶地的绣娘欣赏。以前绣娘们只会做围兜、鞋子、鞋垫,而这些新产品让她们感到惊讶,也很自豪,原来她们的手艺能变得更时尚,后来,年轻人也逐渐迷上了刺绣。再比如“YUAN源”非遗再设计工作室创始人张源婧,因为酷爱贵州手工艺术,在大学毕业后深入贵州山区学习非遗一年,再回到北京从事传统手工艺的非遗再设计。利用充足的田野经验和敏锐的艺术创造力,短短两年时间,她已经带动多个村庄的苗族侗族手工艺人创造出多个系列兼有民族文化特点又非常时尚的服装、首饰和生活用品,成为非遗领域的品牌新秀,并资助了数十名传承人的子女学习传统手艺,其作品也成为运用当代设计承载传统文化的典范。她的理念是:“只有我的设计走出来,她们(手工艺传承人)才能走出来。”

4、建立手工艺非遗传承与创新多媒体数据库

新媒体时代,互联网作为一个便捷的文化传播媒介和商业消费渠道,能够在手工艺非遗的传承与创新过程中发挥出巨大的潜力。目前已经有大量的手作APP和微信公众号通过小团队的努力在分享手工艺非遗的文化知识,但与中国巨大的传统手工艺资源极不相称的事实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能够整合全国的手工艺资源,对其进行有效的收集、整理和文化宣传,并通过数字化教育体系进行有效的传播和开发利用。今天,运用多媒体数字化技术手段进行手工艺非遗的记录、展示、教育与开发,已经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具体的实施框架可以参考借鉴遗产类数字博物馆的建设规划,以数字典藏、网络博物馆、数字学习与附加值应用四个面向作为发展主轴,将先进的网络科技与古老精湛的传统技艺紧密结合,借由数字化的整合与同步推动,支援各地分散的线下非遗传承人工作坊等实体的典藏、展览、教育、研究等功能。设计一个整合式的数字化系统,可分为至少四个层次的资源平台:建设平台、管理平台、开放平台、应用平台,并将先进的数字技术与资讯系统整合于每个层次之内。结合非遗研究人员、资讯及多媒体技术人员三者的专业知识与创意,将传统手工艺通过数字化方式予以诠释,建构主题式的数字博物馆于网络之上,可将手工技艺的风貌完整呈现,亦能提供人们研究、教学或浏览欣赏之用,更可以通过网络媒介,提供全球各地爱好者欣赏中国手工艺之美。将传统手工艺数字化还可提升实体游览地和网络博物馆在典藏、展览、教学、研究、出版等方面的效益,若进一步将数字化素材的附加价值加以运用,研发出各类再设计手工艺商品推广至国内外,则不仅有经济上的价值,增加地方文化产业的收入,亦能带动数字内容及文化创意产业的经济发展。相信新媒体数字化建设可以为中国手工艺非遗走进大众审美文化的视野,与国际对话奠定基础,让民间艺术的时代化脉搏为开创更好的文化推广模式及创意附加值产业带来新的气息。

作者:中农富通城乡规划设计院。部分文字,如侵即删。联系电话:15321369113。

中农富通城乡规划设计院“专注三农,服务城乡”,提供规划设计、产品定制、园区运营、数据信息、科研合作等一揽子、接地气实现城乡融合、乡村振兴的综合解决方案、科技产品和专业服务,请移步中国城乡规划、美丽乡村规划。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28/365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