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体育

重回成都、加仓云南,排名滑坡的邦泰,亟待走出三四线 邦泰集团罗勇

文丨西部菌

2021新的十年开启,区域竞争加速洗牌,房地产行业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变局。尤其是优胜劣汰的下行周期下,一些区域型中小型房企,发展走向备受关注。

提到四川的区域型房企,邦泰集团的名字,估计大家不陌生。日前,中指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四川房企销售业绩TOP20强榜单,邦泰集团以152.1亿元的销售额,位居第13位。

在成都以外的四川二级城市中,销售规模只有百亿的邦泰,存在感并不低。不过,偏安一隅的邦泰,也面临着困守三四线城市的难题。

去年8月,邦泰联手优炫未来在成都罕见拿地,释放了加码高能级地区的野心,未来它还会继续加仓成都吗?落子成都,能否帮它走出三四线?

01

公开信息显示,四川邦泰集团创建于2007年3月,于2013年3月成立集团公司。从发展历史来看,邦泰算得上一个比较年轻的品牌了。

在成立集团公司的2013年,起家乐山的邦泰,将总部搬到了成都高新区。也是这年,邦泰在成都双流拿地,推出了在成都的首个项目。

梳理邦泰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这家起步较晚的地产企业,并没有为了追赶房地产行业的红利而变得激进,扩张步伐的稳健程度,可以用佛系来形容。

来源:邦泰官网

从创立的2007年到2020年,邦泰布局成都、宜宾、内江、乐山、西昌、眉山、广元、自贡、巴中、遂宁、攀枝花、达州、绵阳、德阳、昆明、玉溪等近二十座城市。

基本为四川的地级市,四川之外只在云南的昆明和玉溪有少量项目,全国化色彩相当弱,而且都是以三四线城市为主。即便在总部成都,2013年落子之后也是多年没有任何动静。

最近几年,在房地产增量红利窗口期关闭的背景下,赶了个晚集的邦泰,依旧延续了稳扎稳打的风格,拿地节奏并没有明显加快。

不过在2019年年底,时隔六年之后,邦泰终于重新杀回成都,在靠近成都主城的龙泉驿区十陵街道斥资13.57亿元拿地,试图抓住成都东进的利好。这一揽储动作在当时也引发了广泛的关注。

去年年底,邦泰在云南澄江市抚仙湖拿地,结合去年8月在成都再次联合拿地,邦泰集团似乎正在改变策略,开始向外拓展,向高能级城市拓展。

02

2020年的克而瑞数据显示,邦泰的全口径销售额为111.8亿元,位列房企第166位。2017年到2020年,邦泰在四川拿地174.74亿元,排在第八位,要高于领地等房企。

在头部房企较为稀缺的四川,邦泰也称得上是有一定竞争力的本土房企之一。而它在川内的市场地位,无疑得益于深耕三四线城市的区域战略。

2017-2020年在川投资拿地排行

邦泰稳健成长的那些年,正值房地产市场高歌猛进,一些大中型房企瞄准一二线城市,通过高周转策略快速地全国化,迈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千亿台阶。

邦泰的确是错过了快速做大做强的黄金时期,导致到如今仍然只有百亿规模。不过换个角度来看,深耕三四线城市的差异化选择,其实也不是毫无收获。

一方面,相较于规模房企批量化地在不同城市复制投资模式,在四川二级城市做深、做精、做优,可以让邦泰完成品牌的深度嵌入。

比如据报道,2012年,邦泰在乐山的嘉州长卷•天玺项目,单盘就取得10.5亿的销售额,跃升当地销售冠军。

而且邦泰比那些外来房企,更熟悉本地市场,有更多的本地资源和本土运作经验,这也是一种竞争护城河。

另一方面,购买力有限的三四线城市,在前些年同样走上了发展快车道,城镇化加上棚改货币化的红利,也为房地产行业提供了巨大空间,助力邦泰快速实现了“十城百亿”的目标。

其实,尽管三四线城市的市场一直被唱衰,但无可否认,相较于数量有限的一二线城市,低能级城市才是真正的主流。而且哪怕是三四线,邦泰的投资选择,也是以核心区域为主。

所以到目前,缺少全国化野心的邦泰,在四川地级市的阵地倒是相当稳固。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四川强地级市销售榜中,邦泰可以排到第五名,位列碧桂园之后。

03

不管是落子云南,还是加仓成都,邦泰在区域布局上的调整,说明它意识到继续延续过去的策略,很难在规模上实现实质性的突破。

存量时代,房地产市场的洗牌速度在加快。就在前不久,广西房企龙头彰泰,也将65%的股权“卖身”给了旭辉。毫无疑问,百亿规模的邦泰,其生存压力是相当现实的。

更具体来说,它至少体现在两个层面:

第一,三四线城市有人口、产业流出的危险,并且棚改货币化进入尾声,房地产市场增长空间愈发有限,未必能够承载得起房企扩张的意图。

比如根据克而瑞的监测,去年四川地区的泸州、自贡、乐山、广安、广元等城市的销量都出现了下降。

另外,就销售情况来看,邦泰也出现了增长熄火的情况。克而瑞数据显示,2018年到2020年邦泰销售额分别为169.9亿元、127.6亿元、111.8亿元,销售额、销售排名都逐年下滑。

来源:克而瑞

第二,重心在一二线城市的房企,为了继续规模化扩张,正开始向三四线城市大举进军,邦泰等区域型房企的生存空间,面临着外来竞争者的不断挤压。

关于这点,邦泰集团董事长罗勇在2019年曾忧虑地讲道:

我们引以为傲的三、四线主场,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一线品牌开发商冲击,我们面对的竞争对手,再也不是那些小米加步枪的地方部队,而是寡头和巨擘。

的确,从品牌知名度,到资源储备,再到融资能力,大中型房企都更具有优势,它们一旦决定将重心下沉,将会给本土房企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深耕多年的地区,邦泰也时不时卷入产品风波。比如宜宾三江新区开发的邦泰国际社区北区,就因为车位、装修等问题,引发大量的投诉。

在外来房企强敌环伺的当下,这无疑也不利于守住现有的市场竞争优势。

早些年接受采访时,邦泰集团董事长罗勇曾强调,“一定不能被时代落下”。但很显然,邦泰过去的扩张节奏,和时代的发展势头是有些脱节的。

现在,邦泰开始有所调整。那么重回成都的连续动作,能否帮助邦泰解决困守三四线的难题呢?我们拭目以待。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41/287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