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体育

特写:贝壳的马拉松 三个小在一起读什么字

图片

【这是雪贝财经的第260篇原创文章】

贝壳的马拉松

作者:莫闪

策划:老胡

“我拼命摆动手臂,觉得自己像块在绞肉机里艰难移动的牛肉,累得几乎要瘫倒在地。”

“我不再看远方,只把目标放在前面3米远处。天空和风、草地、观众、喝彩声、现实、过去——所有这些都被我排除在外。”

这是知名作家、马拉松爱好者村上春树对长跑的描述。1982年秋天,33岁的村上春树卖掉酒吧住到乡下,尔后开始跑步。2010年,他把自己的跑步体验写在了一本叫做《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书里。

在甘肃兰州的七里河区,房产经纪人小伙卯应军没有读过村上春树,也没有跑过马拉松。在过去两年职业生涯里,他印象最深的一场“长跑”,是给7楼的老太太扛桶装水,扛了一个月。

9层楼的老楼梯房不好卖,小卯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联系并征得所有业主同意,给小区加装一部电梯。这个周折的故事的结果是,房子在别人手里成交了,但执拗的小卯仍然和业主们一起,把电梯装了起来。

在这件事情上,小卯也曾像很多马拉松跑者一样问过自己一个问题:“这事儿这么难,是对的吗?”

“奔向美好居住”

外界注意到,第40届北京马拉松的冠名者,是小卯供职的贝壳找房。在“奔向美好居住”的期许里,这家新居住服务提供商第一次与北马并肩站在了一起。

贝壳为什么要选择马拉松呢?

其实,长跑和房屋交易中介很像,在传统的认知里,两者都很容易。似乎只要有一双腿,谁都可以跑步;好像只要有一张嘴,谁都可以卖房子。

而实际是这样吗?不是的。

第一,马拉松是一项有技术门槛的运动,需要长期专业训练;第二,马拉松不是速胜运动,极其考验心力与耐力;第三,这项运动没有捷径,它不像球类运动,到达终点前没有得分,运动员需要经历40余公里的痛苦坚持才可能赢得喝彩。

和马拉松跑者要接受长达42.195公里的挑战一样,贝壳也经历了漫长的市场周期洗礼。2001年,链家成立,开始深耕线下中介行业。2007年“链家在线”上线,2011年至2014年,链家完成线下线上打通,全部业务在线化。2018年,贝壳找房上线,通过ACN网络横向连接全行业,自此具备了改造传统中介行业的数字化能力。

在房地产代理行业长达20年的浸淫中,这家公司已经证明了自身穿越行业周期的能力。到了2021年,疫情仍未结束,房地产业陷入了寒冬,“暴雷”这个词汇第一次和开发商联系在一起。10月15日,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发布会上表示,恒大集团的问题在房地产行业是个别现象。经过近几年房地产宏观调控,尤其是房地产长效机制建立后,国内房地产市场地价、房价、预期保持平稳,大多数房地产企业经营稳健、财务指标良好,房地产行业总体是健康的。

这也与贝壳一直坚信的“中性市场观”不谋而合。面对十几万亿的房地产市场,既不可眷念过去的蒙眼狂奔,也无需人云亦云过度悲观。监管的目的,是为了行业健康有序发展,为了让市场回归理性,让一个庞然大物回到它本该在的资源领地里。

故事和浪潮都在,企业需要的,是中性的判断、清晰的战略、先进的技术、专业的团队、强烈的建设性和责任心。于是,贝壳一方面坚持真房源,建立了楼盘字典,又从VR看房到AI装修方案,从交易流程线上化到线上贷签,引领居住产业互联网领域最前沿的技术。另一方面,贝壳不遗余力培养人才,建立花桥学堂培育专业服务者。在社会责任履行中,贝壳参与了乡村振兴,鼓励社区志愿服务、门店便民。其公益项目“我来教您用手机”至今已在全国42个城市开展,惠及17万人次老年人。

2021年下半年,贝壳已经悄悄将品牌定位升级为“科技驱动的新居住服务商”,品牌slogan也升级为“让居住更美好”。

它还在往前奔跑。

记住那个雅典士兵

约莫2500年前,人类历史上爆发了第一次欧亚两洲大规模国际战争。这场战争在波斯人和雅典人之间打响,地点在离雅典不远的海边发生。最终雅典人获得了反侵略的胜利,并派一个叫菲迪皮茨的士兵回去报信。为了让故乡人更早知道好消息,这位“飞毛腿”竭尽全力,在生命最后一刻向雅典带去了胜利的消息。

战争发生的海边有个名字,叫做马拉松。42.195公里,是这个士兵跑向家乡的距离。这是马拉松运动的起源。

马拉松是一项极致运动。未体验过其中乐趣的人们,多觉得它枯燥、艰苦而冗长。

做企业亦是如此,做服务型企业更加。众所周知,住房交易服务是一个复杂的、繁琐的、非标的产品,质量方差极大。它离不开科技工具的加速,又离不开人带来的信息转化和安全感。如何用技术构建一张精密的网,吸附住数十万经纪人,并让每个服务环节的作业动作,都在这张网上流动、留痕、持续?跑出这套庞大的服务者组织管理“操作系统”,从竖到横,从链家到贝壳,跑了二十年。

贝壳董事长兼CEO彭永东感慨:“先竖再横未必是产业互联网的唯一路径,却是我们相信的路径,这本质上是价值观的生意。”

北京资深跑者老崔向我们分享了他多年“跑马”的感受:终点很远,只能一公里一公里地接近,一步一步地接近,过程中跑者需要克服若干个瓶颈。

如何克服?“一定要跑完的决心,以及咬牙死磕。”

经济学家埃德蒙·费尔普斯在《大繁荣》一书中写道,对未知趋势的判断力、对未知因素的感觉和“慧根”、对不同行动的后果的想象力,这些才能被称作“现代企业家精神”。

古往今来的商业故事,都绕不开两个情节:战略上的远见、执行中的坚持。这与马拉松精神不谋而合,与贝壳笃信的“做难而正确的事”也不谋而合。

在居住这个领域,贝壳早一步看清了潮水的方向,构建起对美好居住服务的产业想象。

贝壳研究院与空白研究院9月29日联合发布的《超越交易——迎接品质服务的美好时代》报告称,全球主要发达国家的房地产业中GDP中的占比一般达到10—12%,中国目前只有7%左右。这5%左右的差距就在于居住服务业,这5%就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

如同早先首创了ACN系统,贝壳将目光投向了这5%里的家装。与房产交易相比,这是一个流程更加含混、标准更加缺乏、链条更加繁长、需求更加个性的产业,极难形成规模。然而关于家装业务的战略选择,彭永东说了三点:

“第一,这是一个特别需要品质的产业,住的更好一点将成为更多中国家庭的居住价值观,客户是否满意将成为全行业反思自身存在的第一因。这是一个特别需要优质服务者的产业,他们既有能力、更有职业操守,包括设计师、管家、工长工人等数百万从业者将用心劳动获得职业尊严。第三,这是一个特别需要科学化管理的产业,定义目标并通过规则、流程、组织和科技建立持续的优化迭代,用产业互联网的方式将这个行业再做一次。”

从交易时代到服务时代的居住服务,首先,其服务者必然走向专业化;其次,房地产黄金时代已经宣告结束,企业和消费者的速富思维需被彻底打破;第三,居住服务的赛道很长,往往会经历漫长的无回报期。

怎么办?To be or not to be?关于这个问题,彭永东和贝壳在很早前就有了答案,在2019年春节的全员信中,他说:“当前的稳态、负反馈结构制约了整个行业的发展和进化。改变一个行业的结构谈何容易,我们深知这难而正确,我们更明白这些事如果我们不去做,又有谁会去做呢!”

“这事儿这么难,是对的吗?”

对了,文章开头的小卯,后来有两家业主直接把钥匙交给了他,两套都成交了。还有另一位业主,为小卯介绍成了5单生意。

人们可能不知道,生于茫茫大海的贝壳,它的生长与成熟是缓慢的、静默的。在它身上,只有壳上一圈圈淡淡的印记,记录着时代浪潮的涌动,记录着这位长期主义者不动声色的浩瀚与光阴。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41/293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