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体育

呵,以壮阳之名

作者:王珊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支棱”不起来

2000年,美国传记作家Kenneth Lin在出版的海明威传记中,对蜚声世界文坛的海明威自杀原因给出了创作才思枯竭、精神抑郁之外的另一个猜测,后者或许得了ED。向来以硬汉形象示人的海明威怎么可能阳痿?此话一出又给世界文坛不解之谜加了一笔。

我讲这个故事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为了引出今天的主角——ED,英文全称Erectile dysfunction,中文学名勃起功能障碍,俗称阳痿。

WHO曾指出,男性健康有三大杀手,除了心脑血管疾病和癌症,第三个便是ED。而且“不行”这个问题有加剧的趋势,以色列希伯来大学的一篇论文显示,近半个世纪以来,男性生育能力呈断崖式下跌,除了不健康的生活方式,ED更是不容忽视的原因。

有媒体援引国家卫生与健康调查数据,我国男性ED患病率达40.5%,而且这一数据每年都在增长,疫情以来,伟哥卖得越来越火。

中国男性对于伟哥的需求有多大?据医药咨询公司IQVIA披露,去年药店零售处方药销量,第一就是伟哥,销量翻番;米内网数据则显示,去年抗ED药在全国零售药店(实体 网上)的销售额超36亿元,未来会持续增长。

治疗阳痿的枸橼酸西地那非片(即伟哥)销量去年首次突破10亿片,而且在2021年网上药店终端化学药TOP20产品和TOP20品牌榜单中都排名第一,榜单前十中伟哥更是占了四个。

自去年4月国家允许线上平台售卖处方药后,无论是阿里健康还是京东健康,抗ED药销量都名列前茅。“商业人物”在淘宝平台就目前市面热销的金戈、千威、仁和等西地那非片进行了在线问诊,虽是处方药,但在填写用药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后,要么可直接购药,要么下单-开电子处方-购药。

正在服用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李明(化名)告诉“商业人物”,不露脸就能买药让更多男同胞终于不用讳疾忌医,这也是伟哥生意好做的原因。不过他怨愤道,对男性最大的诅咒就是让他阳痿,还不如得了绝症一了百了。

国家卫生与健康组织去年的调查数据显示,国内男性ED总体患病率约34.7%。结合去年我国男性人口7.23亿,即便未成年男性数量占一半,就是这样算下来,ED患者也是过亿,背后的“钱”景可以想象。

4000年的“意外”

医药行业从不差赚大钱的机会,从“边缘产品”到创造历史就差一个鼻子,只要嗅觉够敏锐,发家致富不是梦。

“全球药厂”辉瑞嗅到了每一次商机,从青霉素发家,靠伟哥暴富,凭新冠药再上一个台阶,这是后话了。作为伟哥的缔造者,辉瑞简直是全球男性的“救世主”。

1991年,在一次降血压功能临床试验时,意外发现枸橼酸西地那非对扩张心血管药效不显著,却有提升性功能作用,随即它调转船头将该药用于治疗阳痿,并前瞻性地向全球100多个国家申请西地那非的新用途专利。

5年后,即1998年3月,FAD批准枸橼酸西地那非为主要成分的Viagra(中文名万艾可)上市,全球第一款ED口服药物不仅登上了《时代周刊》封面,还被歌颂成“世界为了这款蓝色药片等了4000年”。

上市后的第一年,万艾可就为辉瑞赚了10亿美元,可谓是明星药物,2000年,使用Viagra的美国男性超1700万。Viagra火到什么程度?棕榈滩上4%的富豪们都去医生那里开了Viagra。

2018年之前Viagra几乎每年的全球销售额都能达到10亿美元以上。“商业人物”根据德国数据平台Statista,并结合媒体援引的全球71国家药品销售数据库数据粗略算了一下,上市23年,Viagra全球销售额累计在330亿美元左右。

截图来自Statista

不同于其他疾病,阳痿面前穷富平等。Viagra的出现让饱受ED之苦的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更有人笑称,如果说钱对于一些男人无关紧要,那么就送他一片Viagra吧。男人能为Viagra疯狂到什么地步?传闻美国在阿富汗战争中利用此药换了不少情报和线人。

支棱起来对于男性的诱惑大到超出想象。Viagra上市后定价10美元/片,即便这等高价,半年仍开出了530万份Viagra处方。伟哥可不只是美国男性的专属,这是全球男性的狂欢。

Viagra给中国带来的不仅是革命。香港台湾地区先吃到了Viagra,前者称它“伟哥”,后者叫它“威尔刚”。香港黑市伟哥被炒到每片77美元,还拍了部同名电影《伟哥的故事》,周华健在伟哥上市的同一年唱了首《最近比较烦》,“最近比较烦...我遍寻不着那蓝色的小药丸”。内地自不必说,伟哥在黑市被炒到一片300元起,比不少人工资都高。2000年正式上市时,《光明日报》等媒体还为此进行了专门的报道。

即使如今抗ED原研药、仿制药琳琅满目,万艾可依然是全球抗ED药一哥,更是“伟哥”的代名词。

造富神器

2000年之前,中国市场上流行的补肾产品严格意义上属保健品,而不是药。从1996年的汇仁牌肾宝,到1999年的“北极神海狗油”,再到风靡大街小巷的各种“鞭”酒,没有伟哥的日子,男同胞在壮阳路上跌跌撞撞。

直到2000年辉瑞Viagra在中国上市,国内抗ED才开始有了现代医学的概念。万艾可的到来随即掀起了腥风血雨,“伟哥”中文商标、用途专利、仿制药诉讼官司一个接一个。

官司不断的辉瑞可一点没耽误做生意,“出道即巅峰”说的就是万艾可,在此后十多年间与后来的礼来希爱力、拜耳艾力达三大寡头一直垄断着中国伟哥市场。据IMS数据,其2013年在中国的份额分别为58.8%、34.6%和6.6%,其中万艾可绝对的一哥,直到2014年。

那些年,受制于万艾可的用途专利保护,中国药企眼瞅着伟哥这个宝藏却无法仿制。不过一些小聪明做起了“黑市”生意,“假”壮阳产品层出不穷,美国伟哥王、德国黑金刚等靠着低价也收获了不少男粉。

男性尊严的暴利,让一片成本几分钱的淀粉加点西地那非,再加上洋气的包装和名字,摇身一变成几块钱的高大上的壮阳药,消费者哪能分得清。辉瑞前副总裁John P. Clark曾就此称,“如果用1000美元制造假钞的利润是3000美元,那么制造假药的利润就是50万美元。”假药利润太大,谁和钱有仇。

只要有穷人,假伟哥就有市场。前几天,一个涉案资金超1.2亿元的壮阳保健品团伙被抓获,加了淀粉以及少量西地那非的“肾宝片”割了来自全国多地老年人这把韭菜,他们不知道“三无”产品有风险吗?还不是想要支棱但差钱闹的。

调侃归调侃,万艾可的出现对ED人群犹如“再生父母”,让不行变得可行,它更有一种魔力,化平平无奇为神奇,是国产药企的造富神器。

吉林通化的闫永明本是一普通富豪,他的三利化工做的是化工原料销售生意,从1993年开始,他通过多番操作终于在七年后成为通化金马第一大股东,随后斥资3.18亿元买下空有其名的壮阳药奇圣胶囊。同年11月,通化金马便号称靠这款药赚了2.42亿元,自此闫永明便带上了“中国伟哥之父”的帽子。与之而来的是通化金马的股价迅速起飞,闫永明利用职务之便套现数亿,然后逃到海外,2005年被红色通缉令通缉,2016年回国自首。

闫永明潜逃期间,中国伟哥市场风起云涌,辉瑞万艾可、礼来希爱力、拜耳艾力达已垄断中国正规壮阳药市场,2013年,万艾可在内地的销售额高达10亿元,当时谁都不会料到一年后它们会遭遇巨大冲击。2014年万艾可专利保护到期,国产药企犹如摘掉了“紧箍咒”,争先恐后地递交伟哥仿制药申请表。

号称比辉瑞更早研究伟哥的白云山制药最为积极,7月“专利保护解禁”,10月便上市了自家伟哥产品金戈。相较上市2个月不足3万片的销量,2018年销量翻了近1630倍。去年金戈毛利率88.6%逼近茅台,被视为公司的“现金奶牛”。米内网数据还显示,去年金戈还拿下国内ED类药物冠军,50mg单片价格比万艾可便宜了近一半,它能超车万艾可不是没原因的。

除了金戈,江苏亚邦万菲乐、齐鲁制药千威、广生堂劲哥、地奥制药傲戈、常山药业万业强、金恒制药力哥等都在其后虎视眈眈,并拿出中国企业擅长的价格战。为了走量,一些药企选择加入集采,不断降价提升规模。

就如同齐鲁制药,80年代初由齐鲁制药厂改制而成,原本做的是兽药等方面生意,转型改做心脑血管、抗肿瘤药物后,又在壮阳仿制药上有了代表作,2020年进入第三批集采将国产伟哥的价格打到了地板价,目前50mg单片在3.86元左右,售价不仅低于原研药万艾可的90%,还低于国内竞品金戈的81%。

截图来自国家药监局网站

好消息是,抗ED药经过一轮轮集采价格终于走下神坛,即便不走价格战的辉瑞等原研药企,一片伟哥也不似最初动辄数十甚至过百元,几块钱吃上一片正规伟哥已成现实。坏消息则是药企间越来越卷。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目前关于西地那非片有33个批文,涉及15个药企,米内网数据披露,目前仍有超170个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

国内抗ED药行业虽然发展快,但据头豹研究院称不足5%的渗透率相较发达国家15%的普遍水平仍有距离,2024年规模有望突破百亿,再加上ED患病率持续增长,这也就是说,至少未来三年国内伟哥市场上升空间很大,“钱”景可期。

如今虽然仍是原研药占主导地位,但金戈的后来居上让国内药企看到了大有可为,生产成本低,利润却很高,明天另一个“金戈”弯道超车也不是没可能。壮阳这门生意着实把人性的心理玩透了,从商业经济的角度看,“不行”也称得上居功至伟,造就了多少企业,成就了多少富豪。

*头图购买于视觉中国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41/398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