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

毛主席亲自点将李克农赴朝,李克农满口答应,事后为何又感到担忧 一发而动千钧

毛主席亲自点将李克农赴朝,李克农满口答应,事后为何又感到担忧 前言

图|李克农将军

1931年4月26日凌晨,天刚蒙蒙亮。

一辆疾驰的黄包车在上海的街头,“吱呀”一声停在了凤凰旅馆的门口,一个行色匆匆的人走下车走进了旅馆。

来人几乎是一刻也不停地跑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房。

“咚咚咚”

门打开后,里面的人探出半个身子,将来人迎了进去。

这家旅馆,实际上是当时中共在上海设置的一个秘密联络点,而住在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号称“龙潭三杰”的李克农。

来人李克农也很熟悉,是钱壮飞的女婿刘杞夫,当时李克农负责领导了一个打入敌人内部的秘密小组,李克农是组长,钱壮飞、胡底是成员,日常来往时,刘杞夫经常充当联络员。

不过往常的时候,他们之间联络,都是事先联系好才接头的,从来没有这样急切过。

就在李克农诧异的时候,刘杞夫告诉了李克农一个惊人的消息:

“顾顺章叛变了。”

千钧一发之际

1931年4月下旬,顾顺章乘船从武昌乘轮渡到汉口,在江汉关门口下船时,被盯梢的特务发现。随即被尾随的特务跟到寓所抓捕。

而顾顺章被捕时,职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委委员,不仅如此还是中央特科的负责人。

就在顾顺章被捕的一瞬间,他就叛变了!

为了表示自己知道共产党中央的全部秘密,顾顺章小试身手,供出了 共产党武汉交通机关、鄂西联县苏维埃政府及红军二方面军驻武汉办事处。这些机关遭到破坏,十余人被捕。

顾顺章当然不希望自己这些情报轻易的就被卖掉,他要见到蒋介石,向蒋介石表明自己的作用。

图|龙潭三杰李克农、胡底、钱壮飞画像

4月25日当晚,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和在汉口的国民党侦缉处副处长蔡孟坚,为了向蒋介石邀功,提前一步将消息发往南京。给他们的主子徐恩曾、陈立夫报信。

只是这信儿还没送出去,就落到了钱壮飞手中。

凑巧的是,这天晚上恰好是周六,徐恩曾如同往常一样到上海过周末,密会他的情妇去了,作为他的秘书,钱壮飞留在南京特务总部办公室中。

尽管徐恩曾十分信任钱壮飞,可也只是让钱壮飞管收发电报,关键的密码本徐恩曾并没有交给他。

李克农。钱壮飞定下一计,利用一次陪着徐恩曾到上海的机会,趁着为徐恩曾换衣服的空档,将密码本偷出来拍照,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的送了回去。

而正是敌人这样一个疏漏,挽救了中国共产党的命运。

25日当晚,电报一共来了三封。

钱壮飞发现,电报上都标着绝密,并注明徐恩曾亲启,钱壮飞好奇之下,拆开来看,利用准备好的密码本破译。

电报是何成浚发给徐恩曾的,内容如下:

第一封:黎明(顾顺章的化名)被捕并已自首。如能迅速解至南京,三天之内可以将中共中央机关全部肃清。

第二封:拟用兵舰将黎明解送南京。

第三封:黎明供称,军舰迟缓。请速派飞机来接。

钱壮飞接到电报后,顿时大吃一惊。

不过随后又送来三封电报,这次是蔡孟坚发来的,内容大同小异。似乎也间接证明了此消息为真。

图|20世纪30年代的李克农

钱壮飞虽然不明白事情的经过,但他知道,顾顺章被捕叛变,对党中央来说意味着什么事。

尽管在内心深处,他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但随后来的最后一封电报上,钱壮飞基本已经断定,顾顺章肯定是已经叛变无疑。

“黎明供称,徐恩曾左右有共产党,此消息切不可让他们知道,否则,要把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一网打尽的计划,会完全落空。”

等于说顾顺章已经将他和李克农等人出卖给了敌人。

钱壮飞沉住气,走出办公大楼后,他开着车回到家里,将睡觉的女婿刘杞夫唤醒。并让他记住电报的内容。钱壮飞不放心,一直将女婿送到了火车站,并叮嘱他:

“一定要把这个交给舅舅。”

舅舅即是李克农。

李克农得知情况后,也觉得不妙,尽管他已经知道了消息,但他却送不出去。

需要指出的是,李克农与中央特科,也不是随便联系的,当时还没有到接头的时间,李克农与中央特科联系的人欧阳新还没有来。

李克农知道陈赓是特科负责人,却无法联系。

图|李克农与夫人赵瑛合影

就在这个着急万分的时刻,李克农想起来他知道一个江苏省委的交通站,或许可以通过江苏省委来联系陈赓。

李克农一连扑了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

幸运的是,在出租总公司,李克农找到了陈赓。

陈赓随后又报告了周恩来。

周恩来紧急布置,临时改变了所有的秘密工作方式,将一场天大的祸患消灭于无形。

压在李克农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

尽管后来传递情报的刘杞夫夫妇到南京后被捕,但是钱壮飞在临走前给徐恩曾留下一张字条,如果徐恩曾敢为难刘杞夫夫妇,就把他的所有秘密都公之于众,徐恩曾绝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于是刘杞夫夫妇后来也只是被关了三个月就被放了出来。

顾顺章叛变虽然对党组织造成了很大的危害,但所幸有李克农、钱壮飞在,极大地减小的损失。

毛主席问李克农子女:“你知道你父亲是干什么的吗?”

1955年9月,李克农因战争年代的功绩,被授予了上将军衔。

遗憾的是,曾经的龙潭三杰,钱壮飞、胡底便已经过早地牺牲了。李克农也因此成了为数不多的没有带兵打过仗的将军。

毛主席曾评价李克农:

"克农的工作是在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场上战斗,而且形势远比真实的战场残酷,但是他的工作是非常出色的,事实证明正是因为他的情报,数次挽救全党全军于危难之中"。

因为李克农从事的是秘密工作,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为了家人的安全,李克农只好与他们中断了联系。

最长的一次,据说达6年之久。

图|1941年2月李克农一家在枣园窑洞前合影

等到风波过去,李克农回到家时,女儿连父亲也认不出。

李克农有三子两女,其中幼子李伦生于1927年11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对李伦而言,幼年时他对父亲的印象,就只有两个字——神秘。

回忆起当年在上海时居住的场景,李伦的心里唯一印象最深的,就只有搬家。

那个年月,李克农几乎是天天搬家,李伦很难去见父亲一面。而每次见面,一般都是在搬家前后。

那时的父亲,每搬一次家,都要对家里的孩子耳提面命一番:

“如果有人盘问,必须按照父亲事先教好的说辞对答,而且还不准出错。”

李伦三岁时,有一段时间,父亲一连失踪了几个月。

那时的母亲赵瑛整日愁容满面,每天不时地到门口张望,尽管如此,母亲也从来不允许他们这些孩子们,问父亲的情况。

后来李伦才知道,就在父亲逝世的几个月里,顾顺章叛变了,中国共产党曾遭遇历史上最危险的时候。

随着李伦年龄的增长,后来他考入了大连俄文专科学校,并于1939年参加八路军,在父亲安排下,在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当了一名见习报务员。

图|1937 年,李克农(右二)与伍修权(左二)等人在延安合影

这时的李伦,才逐渐明白了父亲是在干什么,尽管父亲仍旧神神秘秘,整日里不着家。

但大家都在同一个队伍里,大家都是在干革命。

越是想到这些,李伦就越钦佩母亲。

李克农的妻子赵瑛是出生在旧社会的女性,尽管在江南一带,社会风气开放较早,赵瑛也受过一些新思想的熏陶。

1917年9月,赵瑛与李克农结婚,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更大。

尽管赵瑛后来并未走上革命的道路,但她对丈夫李克农的支持是不遗余力的,有时还要将家里的陪嫁物拿出来支持丈夫革命。

在李克农忙于革命无暇顾及家庭的时候,赵瑛一手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托,在丈夫不在家的日子里,赵瑛几乎是又当爹又当妈。

在赵瑛的抚育之下,李克农几个子女后来均有不俗的成就。

1941年2月,在李克农的安排下,赵瑛和几个子女先后都在延安汇聚。

李伦当时也跟着曾宪植等同志一道一起回到了延安。初到延安时,李伦随父母一起居住在中组部招待所。

图|李克农任八路军驻南京办事处处长时乘坐华侨送的汽车照片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毛主席听了李克农汇报工作后,要请他们一家吃一顿饭,李克农婉拒不得,于是只好叫来一家子。

李伦对这次毛主席请吃饭,印象十分深刻。

局限于条件,毛主席请他们吃的这顿饭并不丰盛,李伦对毛主席的简朴感到由衷钦佩。

毛主席居住的窑洞,并不比其他人住的地方好多少,屋子里的家具,基本可以用旧来形容,屋子里放着一张沙发一样的椅子,据说还是从旧卡车上卸下来的,就连吃饭用的碗,也是部队用的旧搪瓷饭盆。

李伦记得,毛主席身材很高大,面容和蔼可亲,这么一大伙人坐在屋子里,大家有说有笑,一点也没有隔阂。

吃饭间隙,毛主席问李伦、李冰(李克农次女,延安中央医院医训班毕业):“你们知道你们父亲是干什么的吗?”

李克农曾赴桂林任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主任,皖南事变后,八路军驻桂办事处撤销,李克农历经千辛万苦回到重庆,在党中央安排下前往延安。

女儿李冰对父亲这一任职十分清楚,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

“八路军驻桂林办事处处长啊。”

毛主席一听,哈哈一笑说道:

“错啦,错啦,你爸爸是个大特务。”

说话间毛主席语气又一变,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过他是我们共产党的大特务。”

“李克农可是个大好人呐。”

图|1946 年,李克农在北平军调处任职时的照片

毛主席谈起了当年在中央苏区时的一段经历:

“当年在苏区,我靠边站,找博古要个秘书也要不到,我找了李克农,他马上为我送来了叶子龙,还有,我当时患了肺病,是李克农搞来了鱼肝油,使我的病得到了治疗,遵义会议时,李克农负责卫戍工作,为会议安全提供了保障,警卫工作做的很好。”

毛主席一席话,也让李克农的子女体会到了父亲的不容易,尽管李克农早年陪伴妻子儿女的时间很少,大家都理解了父亲,对父亲更加的尊敬。

朝鲜战争爆发,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见李克农:我点了你的将

1949年10月,新中国建立后,李克农又担任了外交部副部长。

12月6日,毛主席受邀赴苏,李克农与公安部部长罗瑞卿亲自护送毛主席到了满洲里。

李伦很清楚地记得一件事。

李克农陪毛主席赴苏的途中,一次闲聊时,李克农问毛主席:“主席,你知道美国总统第一天上班后,都要干什么事儿吗?”

“哦。”毛主席一下子来了兴致,可李克农这时却卖起了关子,等了好一会儿,李克农这才说:

“他第一件事就是要看情报要点,否则这一天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事。”

毛主席哈哈一笑,他听出了李克农的意思,于是对他说:

“我和美国总统不同,我是随到随看,不怕多只怕少。”

“好你个李克农,还要给我去上课,好!这次去莫斯科,还要同斯大林唠唠你们那摊子事儿呢。”

李克农负责的情报工作,多年来一直没出过差错,兢兢业业。

图|1952 年6 月,李克农被朝鲜最高人民委员会授予一级国旗勋章,在在授勋大会上讲话。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毛主席决定派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

李克农当时因病在苏联休养,闻听情况后,便立即返回国内,任中央军委总情报部部长。

1951年6月,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见李克农,并对他说:“我点了你的将。”

也就是在五次战役后,就朝鲜战争问题,双方展开谈判,毛主席考虑到,需要有一个人坐镇谈判,思来想去,也就只有李克农才行。

面对毛主席的点将,李克农郑重表示:

“一定不负重托。”

尽管李克农答应的痛快,但回到家后,你可能却本能地感到了一丝担忧。

朝鲜气候环境很差,以自己的身体状况,能支持得住吗?

即便是如此,李克农仍然毫不犹豫的启程,在朝鲜主持谈判期间,李克农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往往是通宵达旦的工作,第二天还有新的任务。

长期忘我的工作,也导致身体每况愈下,更让人难过的是,就连自己父亲去世,李克农都没能回国去照料。

图|李克农与父亲合影

李克农的视力越来越差,几乎看不见,坐在办公桌上,身子要趴得更低些,才能看清楚上面的字,因为长时间弯腰,李克农胸口也受到了压迫。

加上朝鲜气候严寒,李克农哮喘病也复发了。

每当胸口不舒服的时候,李克农就拿着文件到院子里,借助月光来看文件。

为了工作,李克农不得不大把大把地吃药。

有一次开会时,李克农忽然晕倒……

毛主席得知了李克农的情况,火速派伍修权前往朝鲜,替换李克农回国治疗,但李克农坚持轻伤不下火线,一定要亲自主持谈判。

旷日持久的谈判,严重损耗了李克农的身体健康。

图|李克农在北京时与夫人赵瑛合影

1957年12月的一个中午,李克农吃完饭后往办公室走,一边走一边咳嗽,没料到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头重重地磕在石阶上。

这一跤摔得十分严重,据李伦后来回忆称:

“两个月后,父亲醒来,脑子不行了,不能说话,记忆大部分消失,说话逻辑也不行了……”

一直到1958年3月6日,李克农病情稍稍稳定了一些后,党中央才重新任命李克农为中央外事小组成员。

尽管如此,在以后几年的时间,李克农时常进入休养状态。

后来李克农注意到了一些人,他们同自己一样,曾经有过长期在国民党内部潜伏的经历,但重新回归党组织后,因种种缘故遭到怀疑而不被重用,李克农为他们一一开具证明,帮助他们重获组织信任。这些人后来也被安排到合适的岗位上继续工作。

图|1960年周总理、邓颖超到米粮库家里亲切看望生病的李克农

就在李克农重病期间,有两件事对他打击最深。

一件事就是,与他相伴了44年的妻子赵瑛因病去世,赵瑛的故事之前我们简单地提到过,虽然她并没有参加革命活动,但她对家庭的操持,使得李克农不需要担心家庭的牵绊,全心全意的为党和人民工作,李克农盛赞妻子是“母仪典范”。

另外一件事,就是陈赓将军病故,早年在上海时从事地下党的工作时,李克农便与陈赓熟识,两人在早年的革命战争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陈赓将军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早年在上海养病期间,李克农就前去看望过,当时李克农也在医院养病,两位老友的重聚,令两人心里都十分高兴。

遗憾的是,1961年3月16日,陈赓因病去世,李克农听说后,心情十分悲痛,一次喝酒,李克农想到老友的故去,忍不住一下摔碎手中的酒杯。

“陈赓去世了,喝酒也没味儿了。”

图|李克农全家福

李克农身体也每况愈下,1961年1月26日,李克农抱病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中央扩大会议,此后病情加重,于2月9日在北京去世,享年63岁。

周总理谈到李克农时,曾深有感触地说:

在上海,如果没有李克农他们,恐怕你们今天也很难见到我了。“

毛主席曾多次赞扬李克农,曾深情的对周围的人说:

“他打入国民党徐恩曾那里,是有大功的吗,没有他,当时上海党中央和中央许多人,包括周恩来这些人也都不在了,青年同志不知道,你们要告诉他。”

尽管李克农已经故去,但他的功绩必然万古流芳,为后人所传颂。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5/290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