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

实力拼不过话题,“女团”选秀迷惑行为大赏 步步高这首歌表达了什么

大象新闻·东方今报 首席记者 吴净净/文

先是“哇哦”、“冰清玉洁”引来路人围观,再以“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引发微博和朋友圈疯狂刷屏。各路歌手和网友排队模仿“reader式说唱”,让综艺《青春有你2》真正“出圈”。每期都有新话题,昨天也不例外,又有选手因感情纠葛发了声明而上了热搜。引发全网狂欢的同时,有吃瓜路人可能会惊奇:现在的选秀操作手段已经这么廉价了吗?不是靠歌唱实力“一鸣惊人”,也不是靠舞蹈惊艳“一夜走红”,而是要靠扑朔迷离的丑闻成名,靠水平太次被群嘲而出圈,这都是什么操作?

不少业内人认定2018年是国内偶像市场的“元年”。这两年,硬件全面升级,互动玩法花样百出,全民票选“爱豆”却选不出一个人气和实力兼具的全民偶像。另一档“女团”选秀《创造营2020》已经开启录制,继去年男团养成综艺PK之后,这两家平台今年将迎来“女团”市场抢占赛。对于看客来说,这场“女团”选秀的激战,更像是“人民币玩家”的游戏,而那些唱歌过度修音,画面疯狂磨皮,人设、包装、话题盖过实力的迷惑行为和现象,让这个选秀圈变成了“魔幻欺人圈”。

“哇哦”爆了

扮嫩不是做作是真实

让“青你2”被人关注的第一个“功臣”应该是虞书欣。前一组选手表现出彩,看台上的她,用浮夸的身体语言和面部表情加那句“哇哦!”顺利登上热搜。而在此之前,她的话题也不少,虽然还没有表演,镜头已给得相当多了。第一期,109位选手陆续出场和明星导师们见面,如何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不会被“一剪没”?虞书欣应该深谙此道。看她先是一脸迷糊状走进房间,关门后一脸紧张试探,蹑手蹑脚来到导师面前,似乎在表现不知所措,看到偶像Lisa后张大嘴巴,用声音微颤,抠着手指来表现紧张,可惜用力过猛,表演痕迹过重,蔡徐坤都忍不住发问:“她是演了一部情景剧吗?”

明明是个出道多年的演员,这样的演技确实有点拙劣。而她一边表演“紧张”一边又相当大胆地要求与导师JonyJ交换座位,这种令人无语的举动也引发了观众强烈的吐槽欲。等到观看完选手表演后喊出的那句抑扬顿挫的“哇哦”之后,虞书欣终于彻底“出圈”。这句“哇哦”与朱丹的“骚凹瑞”一样完全是病毒性传播,配上迅速出炉的表情包,网友终于找到了“全世界最浮夸的舞台reaction(反应)”。

在不少路人眼中,虞书欣应该是想像另一个“选秀神兽”杨超越一样,靠着“不一样”出位。而她这种“疯疯癫癫、哗众取宠、刻意扮嫩”的人设,确实成功呆在了微博热搜上。只看过这几个片断的人可能不喜欢她的用力过猛和营销过度,有人吐槽“‘卖萌’太刻意了,她25岁,生生演成了5岁。”当然,看过节目中她展示双商的片断后,情节反转,被称为“巨婴小作精”的她又靠“作”吸了粉,有人说她真性格,被抢了座位的JonyJ说她“就是个小孩儿”,厄,王菲说出经典名句“最大的烦恼就是,太红了”时也是25岁,那时她已是天后了。

影视圈女演员为了迎合潮流要时刻保持“少女感”,个个“瘦白幼”不敢长大。选秀圈更是如此,颜值和青春是核心竞争力,扮“小学鸡”似乎也成一个新“人设”,只要贴上了“小孩”的标签,做任何出格的行为都会被理解,业力能力不行只要傻笑一下,就会被赞“她好可爱啊”(“可爱”在这档节目中出现的频率相当高,导师和学员可以用它来评价任何让人无语的表现),装傻扮嫩不按套路出牌会被赞“好真实”。

这让人想起初代选秀的张含韵,比赛中落落大方,也没有刻意扮嫩,只因为说话语调有些嗲,就被狂批“装可爱”,如今再看,当时人家才14岁,说话有点稚气也没毛病吧,太冤了!

修成电音了

唱得咋样得看导师的眉头

这几年,音乐竞技类的节目修音,已成了公开的秘密。如果是知名歌手参加比赛,好歹知道他们以往的音色和真唱水平,节目上修音就当听CD了。但选秀还修音,而且还是像美颜开了十级一样,修成了假唱效果,也是太丧心病狂了。

选秀看脸看唱看才艺,“青你2”中,看脸是看不太出的,一水儿通透皮脸,精致浓妆,后期还疯狂磨皮,再加上各种滤镜美颜,基本上已看不出本来面目了,如果不给特写,远远望去,这张大白脸上就只看到四个黑洞(2只眼睛和2个鼻孔)和一张血红色的嘴,如果鼻影打得不够,那么就得靠鼻孔来分辨鼻子的位置了,连坐上导师位置的嘻哈歌手JonyJ,在后期的加持下都变得肤白貌美,娇嫩无比。而且现在的审美又比较雷同,后天调整后,多数都是欧式大双,高挺的鼻梁和V型下巴,微笑唇什么的就更是常见啦。在这种情况下,脸盲不能说是观众的问题。

那就听歌?节目贴心的给每位比赛选手都修了音,只要不是夸张到极点,基本都有救,音不准,气息不足全不是事,普通音色也能修成“天籁”。所以,从节目中看,她们的声音听起来差别不大,明明是慢歌也能听出电音的味道,边唱边跳你也听不到她们气喘,竟是比唱跳天后的现场都稳呢。作为看客,你不可能分清选手之间歌唱实力的差距。当制作人代表蔡徐坤指出“刚刚唱破音”了,网友表示“没听出来”;音乐导师陈嘉桦Ella表示“你们选错歌了,那个音域是你们驾驭不了的”,“气息不稳”时,网友们表示“没有感觉”;当导师疯狂点赞“收放自如,各方面都把握的很好”“你就是我等待的那个人”时,观众表示已经“耳聪”。极致修音,让所有选手掉到了一个水平面,怎么区分她们的表现呢?网友发现了一招:“可以看导师的眉头”,如果眉头一皱,那么问题可能没那么简单。

舞台表现总修不了吧?事实上,在简单稚嫩的舞蹈动作编排中,十年功底和十天练习出来的效果差别不太明显。主题曲的舞蹈动作是冒着粉红泡泡的可爱风,基本上零难度。所以,如果只看了那段主题曲舞蹈视频,很多人可能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刘雨昕是c位,这位参加过《这就是街舞》舞蹈底子很硬的选手,在这场“广播体操”大秀中,看起来的确不是很特别。再加上后期的疯狂剪切,各种近景远景慢动作的飞快切换,宛如MV一般的酷炫画面,个个都像是舞台巨星,还如何看出她们的舞蹈实力?只能看个热闹了。

这个时候就格外怀念初代选秀,那朴实无华的造型,纯天然的长相,现场直播的真唱实力,已经绝迹了。

出圈的都有话题

唱跳不出错不如“车祸现场”红得快

“青你2”中第二组出圈的应该是“冰清玉洁”四胞胎姐妹,用网友的话说是她们以一已之力重新定义这四个字,前有抱团“抢C”风波,后有大姐插足别人婚姻当“小三”的传闻,于是“冰清玉洁”被网友骂成了“魑魅魍魉”。相信不看节目的人,那几天也在微博上被科普了事件始末,她们也成为了节目用来引流量、带话题的又一个工具,最后以申冰退赛平息风波。

很快,新的话题人物又诞生了——顶流吴亦凡的绯闻女友秦牛正威。作为女团“朗读者”第一人,她终于摆脱“顶流”影响,以自己的能力上了热搜,并引爆网络。她的播音腔诗朗诵式的RAP、她的灵魂发问:“怎么找调”,都让导师JonyJ的“脑壳疼”。而另一位“RAP杀手”李熙凝,用毫无波澜、毫无表情、毫无力气的方式朗诵出了名句“淡黄的长裙,蓬松的长发”,再加上那个曾自信地用说唱方式念出“但如果有一天你懂了我的奇奇怪怪!你会和我一样可爱!”的黄一鸣,她们共同带来的令人窒息的表演,让这组选手成功出圈。翻唱、鬼畜、短视频……音乐人和网友们二次创作一起助力,终于引来了全网狂欢,魔性洗脑的曲风一夜之间成了网友们的噩梦。

昨晚,“青你2”新的一期播出,果不其然,又有话题人物上热搜。网传学员孔雪儿疑似插足别人感情,经纪公司连发声明辟谣……截至目前,出圈的全是有疑似丑闻或水平太菜被群嘲的话题人物,靠实力出圈的还没有一个。那么,是这个节目完全没有优质学员吗?并不是。看了节目会发现,唱跳实力兼具的并不少。大家都记住了虞书欣的那句“哇哦”,但谁记得,她发出这句“哇哦”是因为上官喜爱、安崎她们那组表现太精彩呢?

还有台风超炸的谢可寅,solo现场非常抓人的爆炸头张钰、被音乐导师陈嘉桦Ella称为“最强vocal”的许馨文……除了追着看节目的粉丝,谁记得她们呢?有不少表现突出的选手被剪成“一闪而过”,还不如看台上那些表情抓马的学员特写多。秦牛正威唱也不行,跳也不中,演员出道五年的虞书欣也是练了一个月就来了,然而她们收获了最多的关注度,秦牛正威呈现的幼儿园汇报级别的表演,最后还拿了146票,组内第三,这让那些苦练多年实力超强但却垫底的选手,上哪儿说理去?

富二代扎堆

实力派比不过“人民币玩家”

和初代选秀不一样,这几年的选秀节目逐渐商业化、资本化,已逐渐成为“人民币玩家”的游戏。“青你2”是偶像团体选秀节目,参与的选手不再是素人,而是介于素人和艺人之间的训练生,节目中为争夺名额有限的出道位不断努力。这些女生中,除了少数个人练习生外,大部分是由数十家经纪公司输送。有的是纯素人,有的是演员,有的则是征战了好几年选秀舞台的“回锅肉”。

在本来就不完全平等的起跑线上,公司的实力也可能会成为她们在节目中露脸时长的关键。节目中初舞台歌曲的版权费需要训练生这边来购买,初评级拿到B级的YG训练生王思予、魏辰因为交不起版权费,就放弃了更多的才艺展示环节。选手汪睿在节目因为“初评级没有表现好,担心再次发挥失常”而崩溃痛哭,她说“感觉好对不起我的公司,那个歌的版权是公司花了十几万买的”,而她的初评级表演《日不落》在正片里并没有出现,需要点开会员版才看得到,所以,她哭“没人记得我”。前不久,包贝尔在微博上喊话“青你2”:“一剪梅,怎么充值?”也是因为他旗下艺人参加了比赛,却在正片无镜头,语气中似乎也在调侃“要充钱才能有镜头”。

除了资本下场玩选秀,参与的练习生们家境也多数不再寻常。首秀获A的选手喻言,演出歌曲的版权费十多万是妈妈掏钱购买,但正片中她的表演只出现了几秒。这如果是家境不殷实的,估计要吐血。早些年的明星,不管是星二代还是富二代,多是比较避讳这个头衔,因为这个头衔不是绝对就能让星途顺畅的,像全港看着长大的谢霆锋,出道还被嘘了三年,赌王的女儿何超仪一直半红不红,可能当时大家的观感就是他们“玩票”成份居多吧,那时候他们要得到认可,势必要付出比同行更多的努力。

现在不同了,选秀不流行“卖惨”了。家境好成了加分项,出身富贵名门,如果再长得好,哇,那在粉丝眼中简直就是拿了“小言”中的男主女主剧本,他们进入娱乐圈,被看成是“单纯逐梦”,粉丝们帮他们拉票时也会带有炫耀口吻“毕竟出不了道,就只能回家继续财产了”。最近爆红的虞书欣,自称“人间Gucci”,她从“小作精”反转为“性情小公主”,和她的“富二代”的身世有很大关系。有众多名牌包包和衣服的她,会大方将自己的私服借给其他选手拍照,富有且大方,成了吸粉点。在好友助阵环节,别人都是真的好朋友素人,虞书欣的好友一出来全都是一线大牌,袁咏仪、林更新、陈建斌……这要别人怎么比?

都知道现在国内当明星是零成本、高收入的行当,所以,明星也不再像早些年那样反对子女入行,不管是不是那块料,都要积极用圈内人脉给子女铺路,而富二代的家长则用资本人脉来给孩子造势。去年《创造营2019》,聚美CEO陈欧、58CEO姚劲波、搜狗CEO王小川、莱绅通灵CEO沈东军、步步高CEO王填、猎豹CEO傅盛,还有何炅同时出现,就是为了给富二代学员史子逸打call。

前天刚上过热搜的马伯骞,是2017年《明日之子》的亚军。4月1日这天,他在洛杉矶的豪宅被曝光,这个外型像外太空博物馆的豪宅,据说还是美剧《摩登家庭》的取景地。昨天,马伯骞发微博回应此事:“不是我的,是马清远的。”说的也没错,但马清远是他爸,也是世界著名的建筑师。还有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朱正廷,家乡在温州的“贾富贵”Justin,还有范冰冰的弟弟范丞丞,以及《创造101》里的吴宣仪、《创造营2019》里的周震南……都是有殷实家底的。虽然不愿承认,但普通家庭的孩子,如果没有背靠大公司,再不会“造梗”搞话题,仅靠实力,在选秀舞台上已经很难出圈了。

这种用“逐梦”镶边的金钱游戏,早已经跟初代选秀完全不同。其实,从主题曲就能看出来,那时是“想唱就唱要唱的响亮,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至少我还能够,勇敢的自我欣赏”,现在呢,直白多了,“你的目光为我撑腰”,“Pick Me!”唱一句“选我吧!”台下粉丝就嗷嗷叫着给投票!但看了一圈会发现,给富贵公子和公主们的明星梦添砖加瓦的观众,竟是最穷的……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5/332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