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能源

民国名媛老照片 : 气质优雅 名媛造型图片

左起:妹妹沈性元,沈性仁,姐姐沈性真

沈性仁 (1895-1943)

北大教授、著名社会学家陶孟和的夫人

1925年,沈性仁翻译的房龙的《人类的故事》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在中国掀起了一股经久不衰的"房龙热"。

对于沈性仁高雅的仪态与美轮美奂的容貌,作为女性的林徽因既羡且佩,而对林徽因倾羡、爱恋了一辈子的金岳霖,初次见到沈性仁时,即惊为天人,大为倾心动情。平时不作诗的老金,一反常态地作起爱情诗来,并在题赠沈性仁的一首藏头诗中写道:性如竹影疏中日,仁是兰香静处风。

老金以婆娑的竹影与兰花之香来比喻“性仁”风采丽姿,其倾慕艳羡之情溢于表里。

2

凌叔华(1900.3.25-1990.5.22)

文坛才女,作家,画家

凌叔华是一位气质娴雅、温柔、慈祥、谦逊、坦率而又热情的人,一些早年接触她较多的老作家,常谈起她的性格和为人。1967年,苏雪林在《其文其人凌叔华》一文里说:"叔华固容貌清秀,难得的她居然'驻颜有术'。步入中年以后,当然免不了发胖,然而她还是那么好看。……叔华的眼睛很清澈,但她同人说话时,眼光常带着一点'迷离',一点儿'恍惚',总在深思着什么问题,心不在焉似的,我顶爱她这个神气,常戏说她是一个生活于梦幻的诗人。"

泰戈尔曾经对徐志摩说过,凌叔华比林徽因“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徐志摩的心目中,最值得信任的人正是凌叔华。1925年,徐志摩在赴欧洲旅行之前,曾经将装有日记文稿的小提箱、即所谓“八宝箱”交给凌叔华代为保管。

凌叔华 — 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3

董竹君与丈夫夏之时

董竹君(1900-1997)

上海锦江饭店创始人,辛亥革命元勋夏之时的夫人

董竹君——

我从不因被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亦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

她指导孩子们——

为人做事要有责任感,要内方外圆,即内在要光明正直;处事宜感情通过理智,对客观事物应全面分析研究;妥善方法处理,不要主观,切忌任性……否则,效果差,甚至失败,并注意急事缓办,缓事急办,意在急事三思而行免错,缓事往往易忘,故宜急办。

4

黄卓群(1904-2002)

黄卓群,原上海特别市市长吴国桢夫人,堪称“史上最美上海市长夫人”。

吴国桢早年赴美留学,获普林斯顿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湖北省财政厅长、汉口市长、重庆市长等要职。据说,吴国桢和黄卓群的爱情故事也颇具浪漫色彩。

黄卓群的祖父黄远嵩在清末光绪年间曾在南京的两江总督衙门当文案师爷,她的父亲黄金涛则是民国时期汉阳铁工厂的技师长。黄卓群13岁就赴上海中西女中读书,毕业后回到汉口。

1929年春,留学归国、当上湖北省财政厅长的吴国桢路过中山大道民生路口,见品芳照相馆的橱窗内挂有一少女照片,照片中的女孩楚楚动人,吴对她情有独钟。经打听,得知那美女是黄金涛长女,遂托自己经商的哥哥吴国炳和嫂子为其牵线,最终结识黄卓群,并喜结良缘,此事轰动一时。

婚后两人育有二儿二女,家庭幸福。1954年,吴国桢一家离开台湾赴美定居。

黄卓群酷爱绘画,曾经拜多位知名画家为师,专攻彩墨,喜画花鸟虫鱼,之后也成为一位颇有名气的女画家。

半个世纪后,在美国一位邻居曾这样评价黄卓群:“吴夫人美丽贤惠,且能文能画,多才多艺。平日除料理家务外,尚能发豆芽,做豆腐,蒸馒头。最令人佩服的,她自己还能缝制西服,手艺精巧,式样大方,不逊于职业裁缝。”

5

王右家(1908-1967)

著名报人,民盟创始人罗隆基的妻子

1974年,王右家的闺中密友、同时也曾是罗隆基婚外情人的吕孝信,在台湾《传记文学》上发表长篇回忆《忆一对欢喜冤家--王右家与罗隆基》。其中介绍说,她与王右家从小学一年级就是同学,至中学、大学都同校,还曾约定要一起去美国读书。关于王右家的风采,作为情敌的吕孝信写道:"我认为她最美的地方不是面孔体型,而是她的动作和气质。她动作时的美,我以为纵集天下美女于一堂也无法与之相比。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给人一种如音乐旋律的美感。"

但是,她留给后人的只是口口相传的美丽传说,从她存世的照片中,实在看不出风华绝代的神采韵味。而见过她本人的同时代人则纷纷证明,王右家"不太上相,照片中她的美丽,不及她本人1/10"。王右家,同时也是曹禺戏剧《日出》中陈白露和《桥》中梁爱米的原型。

6

戴西(1909-1998)

戴西,原名郭婉莹,上海永安百货公司老板的四小姐。她在澳大利亚度过了快乐而又温馨的童年生活。6岁那年,父亲郭标应孙中山的邀请,来到上海开办当时最新潮的百货公司:永安公司(1949年后改名“中百十店”,现在又叫“华联商厦”)。

戴西,是1934年燕京大学心理系的毕业生。

女儿静姝说过,妈妈的仪态,也是燕京的教育之一。

戴西——

我永不相信我们就应该拒绝痛苦、罪恶和不适,我只不过是想,先愉快地迎接不知道的将来,要好得多。

孙女媚——

奶奶最多的,是告诉我,人一定会遇到许多事,到时候一定不要怕,什么也不用怕。我觉得这一点对我很有用。

雕刻生命的石像 — 记戴西女士

7

吴健雄(1912.5.31-1997.2.16)

著名物理学家

吴健雄的衣着举止、行事为人,外在形式上是中国的,内在精神上更是中国的。之所以如此,来自她对自己文化深刻的认识,也因而有了深厚的信心。

在吴健雄的信念中,认为对工作必须要竭尽心力地全力以赴,她自己如此做,也以同样的标准要求她的学生。她不能明了,如果一个人真的有志于科学研究,又怎么能够分心旁骛。因此她要求学生,必须追求完美,她要他们有最精确的测量,做最准确的计算,对每一个过程都要一丝不苟。

幸福着,遗憾着 — 记物理学家吴健雄女士

8

赵萝蕤与陈梦家

赵萝蕤与丈夫陈梦家

赵萝蕤(1912-1998)

翻译家、文学家

钱穆先生的《师友杂忆》是一本怀人含蓄、忆事婉约的书。他在追忆抗战初期西南联大的生活时,有一段说到陈梦家、赵萝蕤夫妇:“同事陈梦家,先以新文学名……其夫人乃燕大有名校花,追逐有人,而独赏梦家长衫落拓有中国文学家气味。”“及是夫妇同来联大。其夫人长英国文学,勤读而多病。联大图书馆所藏英文文学各书,几于无不披览。师生群推之。”这位名校花,就是外语界老一辈中的大学者赵萝蕤先生。

赵萝蕤:静水流深处,幽兰有静思

9

龚澎与丈夫乔冠华

龚澎(1914-1970)

外交家

龚澎被形容为“画面上的美人”,她才华出众,举止大方而洒脱,和她交谈没有拘谨之感。并且为人谦和,谈吐优雅,说话注意分寸,不随意渲染,这是很可贵的品德。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重庆,张平群(国民党行政院新闻发言人)学识渊博,通晓中、英、德几国文字。尽管是政治上的对手,但他很敬重龚澎,说她很能干,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与记者打交道时非常灵活,能够随机应变地处理问题。

后来,在外交部工作的龚澎,洁身自好,从眉宇间和声音中,都呈现着乐观的精神,仍保有青春的余晖。

- END -

温馨提示: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玩收藏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79/1693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