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能源

半周刊·逸读|看大千艺界——全球策展纪念张大千诞辰120周年 江海客

一个人没有开阔的胸怀,怎么画得出雄伟壮丽的山河;不喜欢动物飞禽,怎么画得出奔腾的骏马、可爱的小鸟;不热爱大自然,怎么画得出参天大树、鲜艳的花朵?——张大千

张大千1899年生于四川,是近代“包众体之长,兼南北二宗之富丽”的全能型艺术家,绘画、书法、篆刻、诗词无所不能,在山水画方面成就非凡。他的画风工写结合,重彩、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其诗、书、画与齐白石、溥心畲齐名。二十多岁便蓄著一把大胡子,成为张大千日后的特有标志。

在张大千之女张心庆女士的支持下,中美文化交流协会、中国驻休斯顿总领事馆等在美国举办的“纪念张大千先生诞辰120周年中美现代名人书画展”,以张大千众多珍贵照片、纪录片、画作等向中美两国艺术爱好者展示了张大千的人生经历和精湛艺术成就,促进两国文化交流。

在20世纪的中国画家中,张大千无疑是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画意境清丽雅逸,与张善孖创立的“大风堂画派”影响了众多后来人。今年,大风堂三代画家举办了“向先师致敬”艺术展,纪念张大千诞辰120周年。

张大千的足迹遍布全球,先后在香港、印度、阿根廷、巴西、美国等地居住,游遍欧美、东亚和东南亚,曾用“一生江海客”来形容自己。78岁时,张大千决定定居台湾 “摩耶精舍”,后来由台北故宫博物院接管,可谓与台湾关系匪浅。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吴密察表示:感谢大千先生及其家属,将其珍藏书画及自用印遗赠予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特别是将晚年居所“摩耶精舍”捐出成立“张大千先生纪念馆”。因而在众多纪念展中,最大手笔的无疑是台北故宫博物院4月1日举办的“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岁纪念大展”。

展览分成八个单元:大千师友、大千巨作、大千摹古、大千与敦煌、大千捐赠敦煌摹本、大千自运、大千自画像和大千与台湾,十分详尽地展示了张大千的艺术成长之路。

此外,台北故宫还借此机会将过去未曾公开展示、且对大千先生意义非凡的作品呈现给观众。其中包括其母亲曾友贞存世仅见的画作《耄蝶图》、曾熙为张母祝寿的《眉寿无疆》,以及张大千视如珍宝的《江堤晚景》(董源)等等。

“巨匠的剪影—张大千120岁纪念大展”开幕记者会

大千师友

张大千自幼受母亲曾友贞和二哥张善孖熏陶,后拜曾熙、李瑞清为师。在两位老师的影响下,张大千钻研石涛、八大以及元明大家的书画作品,最终成为享誉世界的山水画大师。可以说,没有曾熙与李瑞清对张大千的指导,就没有日后张大千的艺术成就。

曾友贞《耄蝶图》

此图是张大千母亲曾友贞极其罕见的作品,也正是这副画的用笔配色告诉世人,张大千兄弟最早的书画启蒙就是来自母亲曾友贞。这幅画回到张大千手中却是一个遗憾的故事,1982年5月第二个礼拜日,正是母亲节,服务中山文奖会的收藏家李叶霜经常出入骨董商店寻宝。他在牯岭街旧书店发现张大千之母曾友贞画的《耄蝶图》印刷图片,恰好李叶霜好读书又爱追根究,当下判断此乃当时鼎名誉世大师之母的杰作,他直奔外双溪摩耶精舍,请张大千过目。张大千看到图片激动颤抖,泪水夺眶而出,拜托好友分别在港、台、日三地寻找,张大千说:“此画应该还在民间,打听到时要钱给钱,要画换画!不顾一切、何种代价,就是要取得。”可惜隔年沉苇窗才在香港寻获此画,无奈大千刚过世,便依其心愿挂于摩耶精舍中。

张善孖《草泽巨虎》

曾熙 《眉寿无疆》

李瑞清《无量寿》

大千巨作

张大千《墨荷四联屏》

张大千《瑞士瓦浪湖》

大千摹古

五代董源《江堤晚景》 大风堂遗赠

张大千临《董源<江堤晚景>》

张大千钟爱董源“大而能秀”的气概,曾收藏《溪岸图》、《潇湘图》等多幅画作。其中《江堤晚景》则是他的最爱,是张大千终其一生未尝割爱的画作,这幅画也跟随张大千游遍全球,张大千在海外由于种种原因,曾散出自己的许多古画收藏,但这幅董源却一直伴随左右,张大千画里如鱼鳞般的水纹笔法,就是自此幅化来。

左:张大千《画松林亭子》;右:倪瓒《松林亭子》

大千与敦煌

20世纪40年代的张大千听取了叶公绰的建议,在艺术方面应“开径独行”,担负起创变传统绘画的重任。在两年半的敦煌面壁之行中,张大千一共临摹了约340幅作品,让他在宋、元画风的基础上融合了唐代、北朝高古的风格。此后他的艺术思想与创作手法变小巧为伟大、变苟简为精密,重视线条、追求复古的勾染,塑造女子时形象更为健美,开创了精丽雄健的风格。

张大千《摹释迦说法图》

张大千《摹榆林窟唐菩萨立像》

大千捐赠敦煌摹本

1949年11月,国内政事变动,当时人在台北的张大千焦急返回成都,自340多幅敦煌壁画摹本中选出61幅,连同其他17幅藏品,准备一同带上飞机,无奈飞机有超重之险,“牺牲”了友人杭立武自身行李及毕生积蓄的20多两黄金成功让这些画作上机,并承诺日后赠予台湾。此后,张大千带着这批画作前往印度、巴西等国举办画展,对其十分珍视。尽管如此,他仍在1968年履行了当年的承诺,托人将这批作品全数赠与台北故宫博物院。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第二五七窟北魏须摩提女请佛因缘》

张大千《摹敦煌莫高窟初唐藻井》

大千自运

由于1954年在巴西不慎于搬石造景时造成眼睛微血管破裂,终因眼疾而难再作精工之笔。而1956年在巴黎与毕加索的相遇让他得以领略西方现代画坛的趋向,受其启发改变风格,发展出泼墨、泼彩,或半皴半泼等技法,将西方技艺融入到了中国绘画中。

张大千与毕加索(在美国休斯顿展出)

张大千 《阔浦遥山》

张大千《画八德园景》

大千自画像

据张大千研究学者傅申估计,其毕生所创作的自画像不下百幅,可以说是近代最“自恋”的画家。此次展览中《我与我的小猴儿》画的是张大千与他最钟爱的黑猿。这些自画像中,钟馗自画像数量最多,《锺馗》是张大千在1947年端午节为好友陈定山创作的。画中人作钟馗扮相,头戴乌纱帽,双手握剑,满脸的络腮胡,宛若张大千本人。

张大千 《大千狂涂册》(一)

张大千《钟馗》

大千与台湾

张大千虽长年旅居海外,但在台湾办过不少画展,也捐赠了许多画作。晚年由于身体原因,张大千在好友的劝说下,定居在摩耶精舍,在这里他又继续突破自我,在艺术道路上继续缔造传奇。

张大千《阿里山晓云》

另外,此次展览还展出了张大千珍贵的自用印章。

徐克铣 “一生江海客”石印

方介堪 “大风堂”石印

此次展览从4月1日持续至6月25日,有充足的时间供观众欣赏大师风范。

喜欢我的都关注我了~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79/3057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