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能源

我在三和当大神的日子,遇到离异“女大神”,给她租了一间小旅馆

我成为三和大神,是2015年的事,在景乐市场当了半年多的三和大神,住在20块钱一天的宿舍,吃着4块钱一碗的“挂逼面”,白天当日结,晚上拿到工钱就去网吧通宵,期间,我无数次产生过离开的想法,可每每真要行动时,又被现实无情地劝退在三和。直到遇见一个和我一样的女大神,才让我慢慢地走出了三和大神这个行列。

我2013年高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上大学,因为当时在我看来,读大学并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早点出去工作赚钱。我当时20岁,和很多打工者一样,怀揣着梦想来到了广东深圳,第一站就是龙华汽车站,当时汽车站门口有很多人力资源公司,我被一家中介连哄带骗的安排进富士康电子厂。

为什么说是连哄带骗呢?因为中介当时说好的工资每小时19块,普通工衣,工作轻松,全坐班,最重要的是女孩子多。可实际工作是操作机器,也就是开CNC机器,不仅环境差,噪音大,而且几乎没有女孩子,整个车间可以用“和尚庙”来形容。幸苦的工作,吵杂的车间,我坚持了半个多月就辞职了,当时说好的工资19块一个小时,实际拿到手只有14块。

在富士康电子厂辞职后,我再次回到汽车站,在汽车站后面住了几天旅馆,每天40块。由于刚辞职,工资还没拿到手,身上的钱也花得所剩无几,我就绕过中介,自己去找工作,我在观澜面试进了富士胶片。这里工作虽然也很累,但至少可以坐,加班多,每个月工资保底能拿到4000块。

但时间久了,就感到枯燥无趣,慢慢地就开始厌倦上班了,不想上班时就请假,实在请不到假就旷工。一次两次还好,但次数多了就不行,很容易会被开除,而我也在富士胶片上班一年多后被劝退开除了。

之后我在同事的推荐下来到龙岗平湖,当时平湖一家保安公司大量招聘零时工,主要是当时龙岗坪地突然出现很多违章建筑,我们临时保安的工作就是维持现场秩序,协助坪地街道拆除这些违章建筑,工作时间两个月,工资日结,每天一百元。

在龙岗当保安的那两个月,每天早上8点出发,下午5点回来,下车就发工资。在哪里我遇到了一个来自河南的老哥,这个老哥比我大5岁,平时也没有正式的工作,长期靠做临时工过日子。两个月工期结束后,我和老哥一起回到了龙华景乐市场,他是这里混迹了好几年,算是老油条了。

我们刚回到这里,就会有很多人拿着牌子问我们需不要住宿,20块钱一天,我们去到才发现是一个大房间里面放了几张上下铺的铁架床,每个床位只要20块钱一天。当时我们身上还有些钱,根本就看不上这里,随后老哥就带着我去到了网吧。老哥说,平时他就住在网吧,一个通宵才十块钱,只有扛不住的时候才去住20块钱的床位。

当时我们身上还有钱,回到景乐市场后也没有去找工作,每天都在网吧通宵玩游戏,困了就趴在电脑前睡,渴了就喝两块钱一大瓶的深蓝水,饿了就去吃4块钱一碗的肉丝面,说是肉丝面,其实里面根本就没有肉丝。

有时候感觉身体扛不住了,就会去住20块一天的床位,刚开始我根本不清楚三和大神是什么意思,后来在这里呆的时就长了,对这个行列多少有些了解。

三和大神大多生活在龙华汽车站和景乐市场附近,主要是因为这里是全深圳消费最低的地方,20几块钱就能在这里生活一天,最重要的是这里还有大量的人力中介,没钱的时候就去做日结,当天就能拿到工资,绝不拖欠,这就是他们这群人聚集到这里最主要的原因。

我和老哥两人每天的消费,加上烟钱,不超过50块,所以身上的钱足够挥霍两三个月,我们和其他大神相比,算是土豪级别的,我们从不住20块的床位,只住40块一天的小单间。但我们所有大神都没有因为身上的现金多少而看不起谁,因为我们都是同类人,彼此心照不宣,我们不会互相打听对方的家庭状况,家住何方,收入多少,有没有女朋友等等。

对于没有任何技术的我们来说,一旦陷入这个行列,基本就很难脱身,因为习惯了安逸,很容易给我们这些大神造成一种稳定的假象,就是做一天日结,就可以休息三天,当你走进网吧的那一刻,就会感觉外界所有的事都与你无关,你只会想今天该怎么玩,思考明天吃什么。

只要你踏入这个行列,你可能就会被这里的人同化,甚至慢慢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喜欢这里的人和事。因为这里没有攀比,没人会打听你的过去,没人关心你的未来,当漫长的一生被浓缩成一天的时候,你最想的是如何过好这一天。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我和老哥干了几天日结,手头比较宽裕。老哥平时除了上网,偶尔还会去帮助那些迷失在这个大城市的女人,起初我并不明白,经老哥点拨,才恍然大悟。他们将帮衬失足者,说成做公益,显得如此高大上。

龙华公园是他最常去的地方,那里小巷子多,冥冥中摩的佬常向我们招手,因为他们手中的资源很多,有时候拉客只是一个掩饰,拉皮条才是他们的主业。面对老哥的邀请,我每次都好心婉拒,每当夜深人静时,我偶尔也会在想,这难道就是我的命运吗?

我在三和当了五个月大神的时候,在一个深夜,我遇到了一个和我一样的大神,不过她是女的,当时在三和大神这个行列中,女大神还是很少的。她躺在公园的长板凳上,我看了她好久,深秋的夜晚显得有点凉,蜷缩在冰冷的长板凳上瑟瑟发抖,我当时不免心生怜悯,但又碍于素不相识,只能擦身而过。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偶尔会想起那个女大神,不知道她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去工作,有没有饭吃,到了晚上我决定再去看看。在公园找了许久,没有发现她的踪迹,我想,她应该找到了工作,离开了这里。

在会去网吧的路上,我竟再次遇到了她,在车站对面的天桥上,她坐在那里,吃着不知道那里来的食物,我走过去问她,是否需要帮忙,她没有说话,拿起行李就准备离开。

我一路跟着她,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着我的情况,或许是我的遭遇和她相似,她停了下来,蓬头垢面,看不清样貌。当晚我给她找了个旅馆住下,而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回到网吧通宵。第二天早上,我买了早餐,去到旅馆看望她,洗漱过的她看起来年纪不大,30岁左右。她没有说话,我放下早餐就匆匆离开,我当时身上还有一千多块钱,我给她留下一百块,还给她开了三天房。

连续三天我都准时给她送饭,也许是我的好意打动了她,她也和我讲起了她的遭遇。

她叫阿娟,来自河北,两个月前第一次来到深圳打工,从未出过远门的她第一次进厂就被中介弄丢了身份证。事情是中介安排她去成都上班,刚开始她并不知道工作地点在成都,只知道工资很高,所以就吧身份证交给了中介。

当上大巴车后才得知要去成都,在车辆出发前她拿着行李慌忙跑下了车,当她向中介索要身份证的时候,中介告诉她,身份证在随车工作人员手上,但此时车辆已经走了。无奈之下中介向她保证,到时会以快递的方式帮她把身份证寄回来。

没有身份证的日子里,阿娟无法去其他工厂面试上班,也无法住旅馆,只能在晚上车站人少的时候随便找个角落,席地而睡。一连好几天,中介那边都没有消息,阿娟多次找到中介工作人员,但他们都是以踢皮球的方式推卸问题,中介永远都是只有一句话,就是没办法,让她继续等,这一等就是两个月,身份证依旧没有寄回来。

两个月来,阿娟都是睡在公园,车站的某个角落,身上所带的现金也早已用光,有时饿了就向街边的包子店要两个馒头吃,有时候要不到,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也会拿别人吃剩下的,两月来,她经历过的,没经历过的都经历了。阿娟已经离婚了,还带着两个孩子,这次遭遇她不敢告诉家人,来到深圳打工是因为与老公性格不合,经常吵架,所以一气之下离了婚,选择独自南下打工。

而我的出现就像是她的救命稻草,阿娟央求我帮她找回身份证,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当天下午,阿娟带着我找到了人力中介,但中介还是一如既往地推脱,甚至认为身份证的丢失是阿娟自己的鲁莽造成的,中介的意思是想要推卸责任。

眼见交涉无果后,我们选择了报警,警察来了之后表示,这些事情他们也无法处理,属于民事纠纷,还让我们自行协商解决,还叫我们不要在那里闹事,否则就把我们关起来。帮阿娟出头没想到就这样狼狈而归,下午我和阿娟来到网吧,老哥见状视乎有意无意地调侃我,认为我不跟他去小巷子是因为阿娟,我跟老哥解释了阿娟的情况,没想到他不相信,还说他懂,男人嘛,这是很正常的。

我和阿娟在网吧没待多久就走了,回到旅馆,我问阿娟为什么不把户口本寄来,现在可以在异地补办身份证。原来阿娟并不知道可以在异地补办,当听我说后,她就立马打电话给她的母亲,让其把户口本寄过来。阿娟虽然曾经结过婚,但户口一直在娘家未迁出,她打电话回去说是遗失了,不敢说被骗,免得父母担心。

几天后,户口本到了,我带阿娟到龙胜路上塘办证大厅办理好了身份证的事宜。对于的帮助,阿娟很感动,还说找到工作后要请我吃饭,我很欣慰。距拿到身份证最快也要半个月时间,而我带着阿娟一直在做日结工作,由于没有身份证,中介故意压低阿娟的工资,比我们少20块钱一天,但这都无关紧要,至少有收入,有饭吃。

自从遇到阿娟后,就很少有时间和老哥一起去做日结了,近段时间,老哥在工地找个好差事,长达五天的日结,工资每天都有两百多块,当时我们这些大神都很羡慕,还很大方请我和阿娟吃宵夜,说是宵夜,也只不过是路边8块钱一份的炒米粉而已,不过我们还喝了两瓶啤酒,那个晚上我们都很开心。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老哥在吃完宵夜后就表示要去做公益,头也不回地走向了那条阴暗的小巷子,却再也没有回来了。

自从那晚以后,老哥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在他常去的网吧,中介门口也没有了他的踪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我并没有感到失落,因为我们都知道,终有一天我们都要离开这里的,所以一个人离开,并不会有人在意和关心。

在等待身份证的几天里,我和阿娟一如既往地做日结,一起吃饭,偶尔去到网吧消遣。阿娟时常劝我找个工作好好上班,可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安逸,没人打扰。

几天后,阿娟的身份证寄到了旅馆,拿到新身份证的那一刻,阿娟高兴坏了,控制不住心情亲了我一下,我当时竟不知所措,阿娟却觉得很正常。她说身份证到了,她也要离开这里去找个工作,好好上班。

晚上我们一起去吃宵夜,庆祝拿到新的身份证,我们在宵夜摊奢侈了一次,吃了一顿烧烤,期间还喝了很多酒,阿娟和我来哦了很多关于她的事,她的梦想。而我就像是迷失在这座大城市里的少年,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宵夜过后,我们都喝得酩酊大醉,回到旅馆后,我好像迷迷糊糊中听到阿娟在说,要是没有遇见你,我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啊。头昏脑涨的我没有回答,看到床上还有位置就躺了上去。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而阿娟不知何时已经带着行李离开了。空荡荡的房间我莫名感到一阵失落,甚至有些不舍。说实话,每一个三和大神的离开我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但阿娟的离开确实让我感到了孤独无助。

在往后的几天里,我还是做一天日结休息三天,持续了大约一个月后,我果断选择离开了三和大神这个行列。因为我时常想起阿娟的话,她说三和大神虽然没有压力,自由,想做就做,不做也没人管,但同时也会看不到未来和希望,也许在几年之内没有感觉,但往后的日子还很长,现在选择安逸,以后就会造人嫌弃。

阿娟的话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我挣扎了很久,终于想通了,我要离开这里,去追逐我的梦想。

离开了三和人才市场,我没有再进厂,而是找了一份焊工学徒的工作,毕竟对于我们这些没有技术的人来说,选择真的很少。

自从阿娟不辞而别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不后悔帮助过她,因为,我在帮助阿娟的同时,我也很感激她,如果没有她,我也许真的会一直当三和大神。她的出现,阻止了我继继堕落,改变了我的未来人生价值观。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79/3981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