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

佚闻 ll 江户时代舶载文字资料对日本篆刻的影响 佚字是什么意思

编者按:此文为作者2017年7月22日下午在澳门艺术博物館演讲厅举办的《中国古代玉印暨当代玉印风格篆刻作品邀请展》讲座时段的讲演,本刊略有删减。中文翻译:和田广幸。

在中国,篆刻的鼎盛期在明代,到了明末清初,篆刻逐渐流于形骸,俗体泛滥。江户时代初期,渡来僧独立和心越二人将篆刻传到日本,成为划时代的历史事件。篆刻在日本逐渐流行,但很快也出现了向俗体转化的倾向。

这一时期,中国和日本两国篆刻史上的重要人物相继登场。一位是杭州的丁敬 (1695 - 1765),一位是日本的高芙蓉 (1722 - 1784)。二人都主张复古、效法秦汉,认为需要改变当时篆刻流于俗体的风气。

谈到这两位的出现,应当特别注意的是明末清初出版的秦汉古铜印谱所带来的影响,我认为这是主要原因之一。从附表 “江户时代舶载文字资料一览”不难看出,这是我根据大庭修先生所总结的资料提炼而成。如果考虑到那些未被记录的印谱,数量上将会是个不小的数字。

此表陆续追加了以下主要资料:明隆庆五年 (1571) 顾从德的《集古印谱》、万历三年 (1575) 的《集古印薮》(木版本)、万历二十年 (1592) 张学礼的模刻印谱《巧古正文 印薮》、万历三十五年(1607)潘云杰的《秦汉印笵》,以及清康熙四十一年 (1702) 程大年的模刻印谱《立雪斋印谱》、雍正十三年 (1735) 赵明光的《赵凡夫先生印谱》、乾隆二十三年 (1759) 汪启淑的《讱庵集古印存》等代表了历史的作品。

丁敬直观地感受了当时的风尚,高芙蓉通过舶载古铜印谱而受到影响。从结果来看,他们二人共同构筑起近代篆刻的基础,为后人留下不可磨灭的贡献。进一步讲,编纂印谱的人同样希望古印之美为世人所知,他们为印艺发展倾尽全力的热情,同样影响了近代篆刻。综合以上思考,我认为,印谱的刊行对篆刻发展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可以说,中国舶载而来的古铜印谱开启了日本的篆刻发展。

渡来僧开启日本篆刻的黎明

日本的印章历史可以追溯至奈良时代。当时以公印和社寺印为主,之后传至平安时代。这一时期的印章被称作大和古印,印法上效仿中国的隋、唐二朝。时至镰仓、室町时代,伴随宋文化的传入,印章同时为禅僧所接受,字号印等私印逐渐流行。将文人篆刻传入我国的,乃明朝灭亡之际自中国东渡日本长崎的黄檗宗禅僧一众。

首先要提到的人物是戴笠 (1596 - 1672)。戴笠,字曼工,浙江钱塘人,博学善书。承应二年 (1653) 浮海东渡,抵达长崎,受禅隐元禅师,改名性易,字独立,号天外一间人。独立门下有高玄岱 (1649—1722),字子新,号天漪,姓深见,亦称深见玄岱。玄岱虽乃长崎人士,然另有明人子孙一说。因与榊原篁洲 (1655 - 1706) 交厚,曾为其弟子池永道云 (1665 - 1737) 自刻印谱《一刀万象》作序。由此得见,当时的篆刻存在独立 - 榊原篁洲 - 池永道云的前后关系。独立外,黄檗禅僧默子如定 (1596 - 1657) 是另一位将篆刻传入日本的人。宽永九年 (1633),如定先于独立二十年东渡,入长崎兴福寺,成为第二代住持。如定乃江西建昌府人,善篆刻。黄檗禅宗视其为日本篆刻之祖。

独立渡日后二十余年,明人心越 (1639 - 1696) 于延宝五年 (1677) 抵日,居兴福寺。后赴江户,受德川光圀之聘寓居水户,开寿昌山祗园寺,任初代住持。心越名兴俦、号东皋,浙江金华人,工于篆刻,声名远播。世人认为康熙十一年 (1672) 陈策纂辑《韵府古篆汇选》五卷乃由心越本人携至日本,适其来日十九年后即元禄十年 (1697),以和刻本之形式在日本得到翻刻推广,并由心越的弟子吴云法昙撰写序文。法昙自称是中国宗洞第三十六代、师承第三十五代心越,系宗洞寿昌派第二代传人。《韵府古篆汇选》按韵编排,依序列有小篆、大篆、古文、籀文、鼎文。其中,小篆为实存文字,其它文字略带俗体感,可知当时对篆书认识的缺乏。

江户时代的今体派与古体派

中国的禅僧将篆刻带到日本,在明人独立和心越的影响下,日本篆刻承接了明末清初的刻风,走向鼎盛。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虽然当时以文字资料形式真实存在的只有小篆,而大篆、籀文、鼎文、古文等多为俗体,但江户初期印人不得不以这些文字为制作基础。尽管当时也有舶载而来的印谱,但数量稀少。据舶载记录,顾从德的《集古印谱》于正德元年 (1711)、潘云杰的《秦汉印笵》于明和二年 (1765) 传入日本,不过这都已是独立与心越离世之后的事。由于《集古印谱》非原钤,是木版本,所以与真实古印之间存在一定差异。《秦汉印笵》是杨当时与苏尔宣模刻的版本,比《集古印谱》更接近真作。

结合上述思考,笔者认为,江户初期舶载而来的、包括印谱在内的文字资料非常有限。这一时期的印人称作今体派,代表人物有榊原篁洲、今井顺斋、细井广沢、池永道云、山世宁、山野君山、三井亲和、细井九皋、关思恭、河村茗谿、松下鸟石等。此外,还有相对较晚从江户移居至大阪的新兴蒙所。同时,还有新兴夏岳、泉必东、尾崎散木、僧佚山等初期浪华派印人,这些人也算作今体派。

在锁国的江户时代,长崎是日本唯一的对外通商口岸,是人文交流的最前沿地区,也是中国的文字资料和印谱的唯一入口。长崎的代表印人有源伯民,姓清水,自称顽翁,刀法师承渡来长崎的丁书严、叙兆行二人。此外还有自长崎前往京都的印人永田岛仙子。宝历二年 (1752) ,《岛仙子印谱》辑成,其印多具装饰趣味,与后来古体派所推崇的古印之风不同。在京都,还有片山堂宜、殿村亚岱、僧悟心等印人活跃,各领风骚。

高芙蓉的出现

被誉为日本印圣的高芙蓉 (1722 - 1784),名孟彪,字孺皮,姓大岛,甲斐高梨人士,年轻时即前往京都。他学识深厚,善书画,精篆刻,于江户中期异军突起,在印风上追求并主张秦、汉古印古法,一改当时流行的明末清初式俗风,积极倡导复古,被认作是古体派的始祖。

高芙蓉重视与文人墨客的交流,与池大雅、柴野栗山、木村蒹葭堂、韩天寿等人私交甚笃。芙蓉门下俊杰辈出,培养了葛子琴、曾之唯、前川虚舟、崖良弼、纪止、初世蔵六、源惟良、菅南涯、岛本凤泉、源美章、余延年、稻毛屋山、岩仓具选等杰出印人。葛子琴门下又有三云仙啸、赤松眉公,前川虚舟门下又有吴北渚。芙蓉的印风在民间也广为流播,伊势和山阴两地也都受其影响。

高芙蓉提倡回归秦汉古印有几个理由。其中特别应该注意的是,如本文附表所示,自芙蓉出生的十八世纪初起,很多中国的秦汉印谱或秦汉模刻印谱流入日本。此外,以丁敬 (1695 - 1765) 为首的浙派在同一时期也达到鼎盛。尽管尚未发现浙派印人印谱的舶载记录,但也无法否定一些印谱与刻印通过船舶流入日本的可能。

以上简单回顾了江户时代的篆刻。本文的最终目的是将这些浮海舶载而来、对江户时代印人产生巨大影响的文字资料和印谱资料作为历史证据以一览表的形式记录下来。同时,考察并验证这些资料在日本被翻刻的历史,将当时的现实需要与篆刻的兴盛直观地呈现给读者。

根据本研究现状,笔者制作了江户时代舶载文字资料和印谱资料一览表,以及与此相关的笔者所收藏的主要和刻本文献,并配有简要注释。此外,文中还介绍了以江户时代舶载文字资料和舶载印谱为参考的日本国内所编纂的部分出版物。

家藏的和刻本

一、《重刊许氏说文解字五音韵谱》十二卷

原版作者是南宋的李焘,序中记有雍熙三年 (986) 徐铉等人校订增修的过程。和刻本是宽文十年 (1670) 经夏川元朴校订后刊行。

二、《韵府古篆汇选》五卷

原版为康熙十一年 (1672) 陈晋、项继甲作序,陈策纂辑。和刻本为元禄十年 (1697),位于水户的寿昌派祗园寺第二代住持吴云法昙所翻刻。一般认为原版是祗园寺初代住持心越禅师带到日本的。文字按韵序排列,先是小篆的阴文,其次分别是大篆、古文、籀文、鼎文。其中大篆类似九叠篆,鼎文类似古文,和殷周的金文差别很大。当时,尽管这样的资料非常有限,但也是造成江户时代部分篆刻作品中出现俗体的原因。

三、《广金石韵府》五卷

原版为康熙九年 (1670) 林尚葵著,周亮工作序。此书于正德二年 (1712) 舶载到日本,和刻本于元文二年 (1737) 年首次刊行。家藏本为天明六年 (1786) 的翻刻。

四、《印证附说》(印章集说)一卷

原版为甘旸著《印章集说》,万历二十四年 (1596) 刊行。和刻本于宝历十三年 (1763) 刊行,结尾处有“浪华、木氏蒹葭堂藏版”,可知版木乃由高芙蓉的传人木村蒹葭堂所藏。该书是一本介绍篆刻基础知识的教科书,在当时深受人们喜爱。

五、《六书通》(集古印篆)四卷

原版明人闵齐伋著,到清代才开始刊行。和刻本根据秦骀的校订,于明和九年 (1772) 翻刻。内容上,将秦汉魏晋印到明印的篆书字体按笔画顺序和部首顺序排列。由于俗体较少,受到人们的喜欢。

六、《偏类六书通》(重刻六书通)十卷

原版为康熙五十九年 (1720) 毕弘述作序。和刻本由小俣蠖菴重修。与前者《六书通》不同,该书按笔画顺序排列文字,各字配有解说。同时还有古文、金文 (鼎、爵、钟、卣、尊) 和从古孝经、古老子等著作中选取的文字。这一时期,金文已是确认实存的文字,因此也可看出时代的变迁。

在日本编纂的出版物

一、《篆书字引》一卷

根据池永道云 (一峰) 编辑的《联珠篆文》翻刻而成,于享保七年 (1722) 出版。享和二年 (1802) 再次被翻刻,由柴野栗山作序。之后到明治时期也被翻刻过。这是一本简单的字书,小篆按笔画顺序排列,然后是古文。书的最后可以检索“首同篆异”字,即部首相同但写成篆书之后形态不同的字,使用方便。

二、《篆书唐诗选》一卷

宝历三年(1753)刊行,金谿渐斋、川口子深作序,关中斋阅、关口忠贞著。唐诗以小篆写成,上部空白处是各种篆体的介绍,各篆体下方注有出典,包括有金石、古篆、肆攷、戏铁 (秋闲戏铁)、文征明、驿山碑、淳化帖、忠经、摭古、丰道成、集古印谱、古帖、博古图、篆字汇、说文等,可谓力作。

三、《万象千字文》一卷

宝历八年 (1758) 刊行,细井广沢著,其门人真利乡辑校,菅道伯作序,赤羽玉州题跋。从千字文首句开始,按顺序先是字号较大的小篆,后是字号较小的古文等。但小篆本身有一些奇怪的字,古文、金文里面真实存在的文字也很有限。

四、《汉篆千字文》四卷

由高芙蓉最早开始纂辑,但芙蓉在完成之前便去世了。其后,芙蓉的弟子葛子琴校订,曾之唯增修,于宽政九年 (1797) 刊行,柴野栗山、细合半斋作序,曾之唯序亦收录其中。

参考文献

1.大庭修《江户时代的唐船持渡书的研究》,关西大学东西学术研究所研究丛刊1,关西大学出版部1967年版

2.中田勇次郎《日本的篆刻》,二玄社1966年版

江户时代舶载文字、印谱资料一览表

高芙蓉的篆刻

源鱗之印

邨氏善長

河上市人

藤静修印

葵棐之印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83/321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