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

德国抗疫记:意大利疫情升级让人紧张,但狂欢节还是如期举行 狂欢节和中国有关吗

编者按:“战疫口述实录"已陆续推出。南方都市报面向全网征集抗击新冠肺炎新闻线索,我们期待跟疫情相关的您,提供采访线索。文字、视频、图片均可,南都随时倾听,为您执笔记录。

之34

口述者/作者:邓春(旅德华人、媒体人,目前定居德国埃施波恩市)

每年除夕之夜,我们一帮华人朋友都会在中餐馆约见,一起大吃一顿中餐,聊聊家常。今年的春节聚会没有人提起,大家都很自觉的家里蹲。但是所有人一直都很关注国内疫情的发展,经常在群里分享国内情况。每天在群里交流哪里可以买到口罩,哪里可以快递,怎样寄回国内顺利一些。

新闻节目

几乎每天晚上8点,德国电视1台的新闻节目Tagesschau(每日新闻),都是我们家准时必看的节目。从钟南山院士公布病毒可以人传人开始,这个新闻节目几乎每天都会有关于中国的疫情报道,直到2月20日的哈瑙事件(德国黑森州小城哈瑙发生大规模枪击案件,总共造成11人死亡),关于中国疫情的报道才逐渐减少。

1月底,德国也出现了冠状病毒感染者,但除了2名是撤侨外,其他都是发生在巴伐利亚州汽车零部件生产公司Webasto员工或者家属。传播路径非常清楚,而且新闻里还说,最先确定的2人48小时候就没有了症状。直到这个时候德国官方和媒体机构,民众都还比较淡定,毕竟巴伐利亚还远着呢。

3月1日,法兰克福附近,天气不错,外出散步的人也多,两个小朋友骑单车远远走在父母前面。

但是,意大利2月中旬开始爆发的疫情,让德国媒体从每天关注中国的疫情到开始关注自己国家的疫情。当时意大利疫情主要集中在北部的伦巴第和威尼托区,为了防止新冠病毒疫情蔓延,意大利已对5万人采取了隔离措施。意大利官方通知感染的人数也不断上升,甚至开始“封城封路“。

德国官方这才更加严肃地对待新冠疫情,每天都有很多德国人到意大利旅游,更加让人担心的是,2月下旬正是德国各地的狂欢节时间。

狂欢节

科隆狂欢节每年都特别热闹,花车节目非常丰富而且很有创意,全德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人都慕名而来。但是科隆的狂欢节在周一(2月24日),黑森州的公司没有专门的狂欢节假期,我们就只计划周日(2月23日)去参加沙夏爸妈家镇上的狂欢节,时间上能安排而且就在家附近,主要也想带儿子去感受一下气氛,从出生以来,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多人呢。

2月21日,来到公公婆婆家,一家人吃饭看电视,新闻节目就开始对意大利的情况各种报道。公公婆婆是不去参加狂欢节的,他们一向不喜欢凑热闹。我和老公沙夏商量,决定还是不去参加狂欢节,毕竟不知道狂欢节有没有从意大利度假回来的人。

就这样在北威州公婆家里过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周末。

2月25日,德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上升到48例,尤其是北威州感染病例占了大半。有一对德国夫妇,从意大利度假回来,检测显示为阳性,参加了狂欢节,现在都在排查他们接触了多少人。其中妻子还是一幼儿园的老师,也不知孩子们有没有被感染。这个消息在妈妈群里炸开了,都在讨论要不要继续送小孩进幼儿园和学校。因为幼儿园和学校完全没有停学的应对打算。有位妈妈是一月初来德国“避难”的,甚至说考虑要不要回国,她觉得现在国内才是最安全的。

政府应对

与此同时,随着德国各地检测出来的阳性病例继续增加,德国政府和媒体开始每天在电视报纸上更加频繁的报告病例的情况和教民众如何应对。

如果有人出现发烧、咳嗽等类似“新冠肺炎“的症状,不要自己去医院,医生诊所,以免传染他人,怎么办,就待在家里。电话通知你的家庭医生或者政府部门,他们会派医生上门取样,然后送去实验室检测。

然后各群里就在传发一个消息:德国联邦内政部下属的联邦民众保护与灾害救助局提议,每个成年人都应储备可维持10天的食物,该机构还制定了一份“食品清单”,同时也提出应准备一系列应急用品,包括药品、口罩、消毒剂等。

但是,沙夏说,这个单位就是负责灾害应对的,这个时候当然会这么提醒,不提醒反而是失职了,他们只是常规操作,不是说叫你去囤货。

但也是这一周,德国超市出现了抢购潮,部分食品被买光。

异样眼光

1月下旬,德国开始出现新冠感染病例,巴伐利亚州有两个中国人到德国公司来出差,1月19日-1月22日在慕尼黑参加会议时候没有感染的迹象和症状,在返回中国的航班上感到不适,四天后确诊。就马上通知了德国同事,结果最后德国陆续有13个员工和其家人确诊。

德国政府从一开始就把每一个确诊病例,感染路径都在电视和媒体上公布,德国普通民众渐渐认识到不只是中国人会被感染,他们也有可能会被感染,才开始对病毒重视起来。重视的后果就是一些人遇见中国人甚至有亚洲面孔的人,就心有戚戚的避开。就是我们自己,平时周末会去中餐馆也没有再去,都尽量自己在家煮饭。

也是这段时间,第一次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被人在旁边窃窃私语。情况是一个人先看见了你,然后急忙和旁边的朋友或者家人耳语,然后旁边的人马上回头看你,或者隔了个一分钟换种方式再看你。更搞笑的是,有一天,应该是在春节左右,晚饭前去超市,购物结束后有点饿,我就在超市门口的凳子上坐着吃可颂,有一对夫妇看见我坐在那里,买单后居然不敢走。一直望着我,表情凝重的不行。

当然好在德国人还是要点面子,不会当面指责你,只是会在背后说而已。

我晚上和沙夏说这事,说我最近还是少出门了。然后我老公说,怕什么?下次遇到这种情况,就什么都不要说,直接走到他们面前打喷嚏。

当然,正常的德国人不会这么做的,超市的一收银员大妈很喜欢我家小孩,每次去都会专门看看小孩长啥样了,也会逗一下他。时间长了,我们也熟悉,经常会聊天。问她怕不怕这个病毒,是不是戴口罩工作会好一些,她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我才不怕。

其实,这种时候,就像湖北人走哪里都被重视一样,华人在国外受点重视,其实也不奇怪。有的人是歧视,可是还有更多人是关心。只要和熟悉的德国朋友见面或者网络聊天,他们都会先问,你国内家人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感染到?

有些自媒体说华人遭遇那样这样的歧视,在我看来是小题大做,借题发挥了。至少在我的范围内,就只遇到过上面两个案列,大多数人还是友善的。

口罩

现在走进附近任何超市里,根本买不到口罩的,部分药店可能有售,也限购。但说句公道话,这不是德国人买光了,早在春节的时候,我给国内家人和朋友买口罩,在附近的超市找了一遍,每家都没货。

当时的情况是,不管什么店,只要有一个亚洲模样的人走进店里买口罩,不管货架上有多少,不管价格多少,都是一次拿完,第二个想要购买的人只有提前预定。然后就是超市暂时也订不到货,而口罩的价格就开始一路飙涨。

我还专门去附近的Rossmann超市问了一下,他们有没有货,收银员回答的很干脆:口罩和所有消毒液都没有了,很早就没有了,不用找了。

不过有趣的是,在中国的妈妈群里,有华人妈妈反映,即使家里囤有口罩,出门也把口罩放在手提包里,可还是不好意思戴。至今为止,除了医院和诊所,我住的市区还没有见到有人戴口罩出门逛街。

沙夏先生也说坚决不戴口罩,但他说最近上班会每天步行,不会再坐公交车上班,也不会乘任何公共交通工具。

超市抢购

超市抢购,2月29日晚,按照平时的习惯,晚饭后,我们用婴儿车推着儿子去散步,想着顺便去超市买点土豆,周日做咖喱饭用。这点要说明一下,德国超市商场周日都是不开门的,所以周日需要的东西,必须在周六购买。我们去了附近的Aldi超市。

虽然已经是晚上7点半,超市外面车位还停着不少车,之前我们这个点来也就几辆车,或者有的时候就是没车停着。走进超市一看,还有不少人在排队买单,平时在售货架上很少人问津的罐头食品,已经销售一空,土豆面条面粉之类也暂时没货,沙夏先生还开玩笑说,这下超市老板可开心了,他们的快过期库存不用降价销售或者是丢掉处理了。

3月3日,埃施波恩市里的Rossmann超市,歪果仁不去抢食物,反而抢纸巾也是醉了。

回家打开电视,电视里面就采访了Aldi高层,对方也承认,各个超市目前某些产品确实出现了空缺,但是这只是超市没货,他们的仓库里面有足够的库存供消费者购买,就是需要时间运送到店铺里。沙夏说,平时他们的运货车一周来一次就够了,这下估计他们的运货车要一周来两次三次了。

当然我的土豆是没有买到,不过周日还是吃上了咖喱饭,因为有中国好邻居。周日早上我试着给邻居发了微信,问她家里还有没有土豆,我要两个做咖喱饭,结果邻居给我拎来一大包。邻居说她已经囤了十天的东西,足够多。知道我们没有买到消毒液,还送了我一瓶消毒液,告诉我们外出回来记得喷一下。

然后周一我也专门去超市看了一下,货柜上又满了,也有土豆可以买。

妈妈的提醒

从武汉开始出现病例,我就一直打电话提醒国内家人里不要出门,春节不要聚会不要拜年,不要和外出打工回来的村民接触。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妈打越洋电话过来了,提醒我出门要戴口罩,少外出。了解下来,原来是他们看到消息说,国外很多国家,很多人没有去过中国,没有和中国人有任何接触,也会得病。

我这才翻了一下一些媒体报道,看得我都开始瑟瑟发抖了。意大利沦陷,德国沦陷,欧洲要沦陷了,国家失控,封城封路,超市被抢购一空……多么可怕啊,简直是世界末日。还有人把德国Aldi超市十年前做活动的一个视频都发了出来,拜托,网上随便一搜,就知道这是旧视频,这么简单的考证都不愿意做。再不行,看视频质量呀,十年前的视频质量怎么能跟现在比。

感谢科技发展,我妈妈虽然目不识丁,但现在也会玩抖音和快手了,也学会发微信语音和视频,和远在9000公里外的我交流毫无障碍。她能得到这些消息,然后及时告诉远在异国他乡的女儿。除了感动母爱的伟大,我还能说什么。

心态

从一开始知道新冠病毒,我就和沙夏不断讨论这事。从头到尾,就是到现在,他还是坚持认为这是一场比流感更加严重一点的流行病毒而已,从死亡率来看,并没有比其他流感更加让人恐怖的地方。得了也就是一场感冒,增加抗体,下次就不会再得,至少近期之内不会再得。所以他还是每天坚持去上班,每天晚上坚持带娃去散步。

我所住的街道,看起来没什么人。其实不是现在是这样,平日里也没什么人。

我们原计划5月份小孩满半岁,回国探亲。春节期间疫情不断发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控制住,就改了计划去意大利度假,订了半个月的酒店。然而,意大利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可以取消了。但是沙夏坚持说到4月底再看情况,我们去度假的地方不是意大利北部,是中南部。说完他还不忘开玩笑,要是传染了被隔离,在酒店呆着总比在家里好啊。家里需要做吃的,酒店有人专门做吃的。这种心态,我怕我这辈子是难以修炼到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83/334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