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

黛妃时装秀电影,能贡献一个奥斯卡影后? 真的有见过一次就喜欢的吗

喜马拉雅APP订阅深焦Radio

苹果播客订阅深焦DeepFocus Radio

小宇宙APP订阅深焦DeepFocus Radio

《斯宾塞》海报

前 言

作为今年威尼斯电影节大热影片,《斯宾塞》收获了不错的评价,尤其是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的表演受到国外绝大多数影评人的称赞,而斯图尔特进入明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名单,应该也已经成为板上钉钉之事。影片讲述1990年代早期的一个周末,戴安娜王妃下了决心:她跟查尔斯王子的婚姻不会有好结果,必须背离那条“皇后预备役”的道路。影片故事发生在三天内,圣诞假日期间的桑德灵汉姆庄园。

《斯宾塞》的可取之处,在于它确实让我们意识到电影和电视剧之间存在巨大差别——在英剧《王冠》(The Crown)当中,黛安娜王妃的有关事件已经也将要进行详尽的记述,而拉雷恩摒弃了这些繁复的历史枝蔓,弱化了情节本身转而深入黛安娜的精神状态,以更加视觉化、心理化、隐喻化的方式来呈现。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在其职业生涯中饰演的角色是有延续性的,相较《私人采购员》而言,《斯宾塞》里的她更加孤独、厌世、精疲力竭,是一个几乎完全封闭、被压抑的人,只有和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所饰演才能进行交流,而霍金斯无疑也是整部影片中为数不多的一抹亮色。不过,由于这个角色的缺席,我们对黛安娜王妃内心的开掘始终极其有限,(这种体认在《第一夫人》里则是靠不断的闪回来完成的),而仅仅是停留在最最情绪的表面,人物本身也的确停滞在某种单一、呆板的状态之中,缺乏内在的逻辑变化和完整建构。

以下为外媒 Collider 对导演帕布罗·拉雷恩和主演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二人所做专访。

在采访中,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和帕布罗·拉雷恩谈到了为什么他们认为戴安娜死后这么多年仍然是焦点,斯图尔特自己与狗仔队的历史是否帮助她准备这个角色,拉雷恩如何决定影片中的美学风格,如他希望摄像机的移动方式和约翰尼·格林伍德(John Greenwood)的配乐,斯图尔特如何准备片中一个重要场景,以及她作为一个演员的过程,等等。

《斯宾塞》剧照

COLLIDER:我喜欢在开始提问时“曲线救国”,但我保证这个问题很容易:如果你们可以得到资金来制作任何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会拍摄什么电影,为什么?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我认为他正在做的正是他最想做的。我认为,他实际上处于一个能够让梦想成真的位置上……

帕布罗·拉雷恩:我想回去再拍这部电影。我非常肯定。如果我可以的话。我记得,当我们完成这部电影时,我告诉你,我可以继续拍摄这部电影,再拍两三个月都不难。这实在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我不想结束它。

斯图尔特:如果我现在要为任何事情开绿灯,那可能是我想拍的电影。我要马上执导一部电影,叫《水的年代》(The Chronology of Water),当然这是一件小事。但如果现在有人给我钱让我拍这个,我会高兴得跳起来。

COLLIDER:如果有人从未见过你们所拍摄的任何东西,你们希望他们从什么事情开始?

斯图尔特:我想,看我拍过的每部电影,从《拜物有理》(The Safety of Objects)开始,一直到《斯宾塞》,我喜欢看我拍过的所有东西。如果只能选择一个的话,那就是《斯宾塞》。这是非常肯定的。

拉雷恩:我拍了一部我认为很多人没有看过的电影,我很喜欢,叫《后事》(Post Mortem)。这可能会是我的选择。

《斯宾塞》剧照

COLLIDER:你们认为究竟是什么让戴安娜一直处于风口浪尖,在她去世这么多年后还有这么多人关心她?

斯图尔特:很明显,整个皇室所坚持的理想和身份与戴安娜所带来的精力充沛的东西截然不同。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天赋,就像一种真正的身体和情感上的天赋,可以把人们聚在一起。她的那种孤独感是她穿在身上的,那种贴在皮肤上的感觉真的很明显。我认为人们只是从本质上感觉到了这一点,并想接近那个人。我认为这只是一种像相互传染的对人类联系的渴望,使每个人都有一种,我们为你而存在的想法。我认为,在皇家环境中,这种鲜明的对比是更加基础而且震撼的。

拉雷恩:我认为,这是一种同情心。对一个生来就有特权的人,在非常不寻常的特殊情况下出生的人的同情心。出于某种原因,她非常正常,人们可以在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她所经历的事情无非只是正常的,她的痛苦是大多数人的痛苦,她的快乐是大多数人的快乐。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东西,但显然有令人难以置信的人性的因素在其中。而这也就是这部电影试图探讨的问题。

COLLIDER:克里斯汀,我想你是这个星球上为数不多的能够理解戴安娜所经历的狗仔队、杂志小报、对你的关注的人之一,这对你扮演这个角色有帮助吗?

斯图尔特:她被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受追捕、被猎奇的人。我认为我们的电影在很大程度上审视了她在生活中如何寻求“越狱”,以及她如何冲向一种与她的内在生活相联系并更加平衡的外部生活。我想我很难将我的经历与她的经历进行比较,因为我没有逃避任何东西。我是在向人们走去。当然,我也没有像乞求狗仔队每天来和我一起玩。那是很烦人的。他们关注我的原因各不相同,以至于我并不觉得自己在被他们牵扯。

我还觉得,在被别人拍摄这个问题上,她是高度分裂的,因为一方面她喜欢很喜欢它,另一方面,她实际上不可能一直都是完全真实的自己,因此照片给人的感觉是有欺骗性的。我很幸运,我被允许成为一个真实的人,我没有一个皇家头衔,也不必坚持某种类似闹剧的理想,我可以自由地犯错误和做选择,并在艺术上向吸引我的人前进。所以我很难比较。我确实知道那种感觉,我很确定人们现在正看着我,但也正是由于基础如此不同,所以很难。这就像苹果和橘子的关系。

《斯宾塞》剧照

COLLIDER:我完全明白。帕布罗,我真的很喜欢你在这部电影中的美学选择,你的拍摄方式,摄影机的运用和音乐的选择。你能谈谈你的选择吗,特别是在摄影和音乐方面?

拉雷恩:就摄影工作而言,与我们的摄影师克莱尔·马顿一起,我们在开始时做了两个非常简单的选择。一个是要非常非常接近克里斯汀,身体上的接近。然后我对自己做的另一个选择是避免任何类型的视听把戏,要非常简单,要在故事中和人物一起,特别是和戴安娜一起。我觉得,只有当我们能够让观众体验到她所经历的,电影才会成功。这是关于简单性,一种接近性。当然,有些部分我们试图让它们变得好看,这些部分有自己的镜头调度,但这一切真的是在追逐电影的基调和情绪。

当然,由约翰尼·格林伍德创作的音乐令人难以置信,它的作品真的对影片大有助益。巴洛克音乐和爵士乐的结合在画面和声音上产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火花,使结果变得不同。它显然具有巴洛克风格,感觉非常接近皇家音乐或是某种可以与空间相匹配的音乐,但随后约翰尼将爵士乐带入其中,而这也是角色所经历的。因此,这是一种非常自由的音乐形式,基于即兴创作和其他准则,但它非常自由,某种程度上也可以非常压抑和疯狂。我对它很满意。

《斯宾塞》剧照

COLLIDER:克里斯汀,我很好奇,当你说你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戏剧性场景,你是如何提前为那个场景做准备的?你是否在一周前就已经在考虑这个问题了?你能给我讲讲你的心路历程吗?

斯图尔特:在每一种情况下,每一部电影都是不同的。在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在四个月前就和我的对话教练讨论了较长的对话场景,我们对整个剧本进行了讨论。然后大约一周后,如你所说的大场面,我们会再把它们过一遍。但这种情况只发生在对话很多的场景。如果在下面这种情况下,也就是它需要非常强烈的情感,但不是技术性的,其中没有多少对白,他就会突然给我一个场景,让我毫无防备。我认为在这整个拍摄经历中,我最激动的时候是有一次完全不知道我们要拍摄的是哪个部分,而我们却做到了。

我们当时是在走廊里。他(导演)对我说,我们现在要拍的是你在走廊上跑的那一段。我就说,现在吗?好的。然后突然间,我就像,开始失去理智。如果我在之前的一个星期里就储蓄好了这种能量,我就会漏气。但当时你会觉得完全放松了,什么都没想过。你现在正在拍摄最重要的场景。这对我很有帮助。不过当然,所有这些场景早就在我的手指和脚趾间,一直都在准备着。在我们开始之前,我做了很多工作,以至于我从来不需要看日程安排,除了那些对话非常多的场景之外。

COLLIDER:这些在电影中都有所显示。希望它可以获得成功。感谢你们。

斯图尔特:谢谢你。

拉雷恩:谢谢你。

《斯宾塞》剧照

编辑: Apertus

电影系学生一枚

-FIN-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83/338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