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事

百里洲黄花梨 最贵的梨子是什么梨

纵深情,不足与外人道也

方龄皖

在小区里遛狗,谁家传来《梨花又开放》,一下就把我吸引过去。优美的旋律里有着某种阅尽沧桑的忧伤,像游子的诉说,声声落在心坎上,欲罢不能。我想起了百里洲,想起满树的梨花。

那还是冬天,刚经了雪,几株疏竹被雪压低了头。心里想,今年春天,一定要去百里洲看梨花,写一写梨树下的人生,标题就叫《梨花又开放》:“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白了山冈,我的小村庄。妈妈坐在梨树下,纺车嗡嗡响。”

可惜,我们错过了花期。此番上岛,梨花不见,枝头果实累累。岛上人稀,梨园被阳光炙烤,那些静默的村庄和江堤边的坟茔一样寂寥。热烈的只是江树暮云,兀自欢合消长。

18年前,我还是一名武警战士,曾在百里洲抗过洪。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面积的梨园,也是这般的果实累累。虽然那是一段扛沙包、堵管涌的艰苦日子,而我记住的却是渡轮载着军车离开码头时,浮在水中的江村岛树,渐行渐远,不尽依依。

码头上送行的人群使劲地挥着手,突然间想起了《送别》的旋律:“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我的泪一下涌了出来。

我的朋友向总就是百里洲人,是在梨树下长大的,见识过梨花年年放。每每和我们谈起故乡,谈起梨花落满头的童年岁月,总是意犹未尽。这次,他陪我们重回故乡,“小村一切都依然,树下空荡荡。”于他,这是一种说不出的牵念。纵深情,不足与外人道也。

树下岁月,也不都是静好,唯有江流年年绕着沙洲。世味似水,壮怀阑珊。落在纸上这片梨园不知能解一分风情否。

黄花梨上市 夏天也进入尾声了

本报记者 赵宽 方龄皖 文/图

7月27日,暴雨过后的彩虹刷遍朋友圈,在宜昌做中药材生意的向云却想着家乡的梨子,一张百里洲的梨农在梨田里捡梨子的照片,唤起了很多百里洲人的家乡情。此后三峡晚报放心购联合宜昌爵妙、百里洲镇政府等紧急义卖,在两天多时间里,3000多名爱心人士认购百里洲砂梨超过6万斤。这也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想去了解这方土地和承载着大家深情厚谊的梨。

8月7日,就要立秋了,我们也要和盛夏说再见了,不过现在正是百里洲的黄花梨上市的时候,让我们品尝着黄花梨的清爽,等待着一年秋收的喜悦。

百里洲镇地理方位示意图 赵宽/绘

摘梨是个辛苦活,密不透风的梨园像个蒸笼,不一会果农蒋本洲、张庆凤夫妇就汗流浃背。

长江带来的泥沙形成百里洲,是长江第一大江心洲

8月1日,向云和我们一道去枝江百里洲镇,去看看百里洲的砂梨。他是百里洲人,在宜昌安家多年,几年前父母也迁出了百里洲,这几年他已经很少回去,“我还是很想念百里洲,觉得这里很亲切”。

我们从城区驱车到枝江宝筏寺汽渡,刚好赶上了一班渡船。最近进入了卖梨的季节,拖梨的车多起来,汽渡一天跑11个来回,高峰期半个小时就有一班船。

江面平坦宽阔,船行一点感觉都没有。“百里洲的人对家乡感情都很深,也许是因为我们这里是个孤岛,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向云站在渡船上,望向江对面的小岛。百里洲镇位于长江中游荆江首段,四面江水环抱,东眺荆楚,西极峡江,是万里长江第一大江心洲,从枝江去往百里洲的唯一方式就是渡船。

长江中游由于流经平原地区,出现了素有九曲回肠之称的荆江,长江带来的泥沙在此大量沉积,形成了许多江心洲,其中以百里洲的面积最大。又因环江堤防长74公里,合百余华里,所以得名百里洲。

下了渡船,我们驾车沿着环江堤防走了一段,同事方龄皖感慨连连,1998年,老方还是一名武警战士,曾参加抗洪抢险到百里洲护堤。“我记得当时正是梨子成熟的季节,堤坝下面全是梨树,那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片的梨园。”百里洲由于地势低平,长期饱受长江洪水的威胁,如今加固了堤坝,修建了三峡工程,终于摆脱了水患问题。

春天梨花开了,遍野的白花还有几分浪漫

环江堤防下是一览无遗的农田,连片的棉花地,偶尔有几块苞谷地点缀其中,却没有看到预想中的梨园。1956年,百里洲因棉花单产过百斤居全国之首,而受到周总理亲自授牌表彰,也因此获得了“银洲”的美称。不过这里最出名的还是砂梨,1979年出生的向云小时候家里还买梨吃,那时候村里种梨的人不多,有时候就在村里买梨吃,“觉得梨子特别好吃,一咬下去全是水。”不过等到他上高中时,镇里已经到处都是梨树,到了春天梨花开了,遍野的白花还有几分浪漫。

百里洲由长江冲积形成砂性土壤地带,非常适合砂梨种植,果实以个大、肉脆、汁多、味甜被湖北省农业厅命名为“湖北十大名果”,2010年在国家工商总局成功注册“百里洲砂梨”地理标志商标。“往上游走,那里梨园多。”向云也习惯称上游为“上百里”,那里土质多为砂性土壤,更加适合种砂梨。

顺着乡间公路行驶,路边有棕色的砂梨沉甸甸地挂在枝头,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齐腰高的小树,向云一眼认出那是梨树。日头正高,不少人都关着门在家里,不过这些年许多像向云这样的年轻人,外出打工安家,镇里的人口已经少了许多。

“梨农真的太辛苦了。”向云对这一点深有感触,1997年上大学时,每年暑假他都要回家来帮忙卖梨。“我记得那时一来了贩子就要去下梨,很多时候都是中午。”中午酷热当头,父母负责采摘,他就要往外挑。由于梨园里树枝繁密不透风,采摘的时候闷热温度非常高,往往采摘以后热得吃不下饭,浑身难受。“摘的时候要轻拿轻放,不然碰伤了就不值钱了。”

2002年左右,梨子的价格非常低卖不出去,已经开始做药材生意的向云,只得联系了几个相熟的朋友,帮忙把家里的梨子销了出去。“种梨子太辛苦了,家里慢慢把树砍掉了,现在父母也搬出了百里洲。”2003年左右,由于砂梨卖不出去,棉花价格一路攀升,镇上不少梨农“退梨还棉”,全镇种梨的面积从最高峰的7万亩下滑到2011年的4000多亩。

黄花梨水分特别足,咬下去一股甘甜萦绕舌尖

车外酷暑难耐,路上手机收到了高温橙色预警信号。顺着公路我们到达葵兴村,葵兴村是当地传统的梨种植区,村书记熊金华也是村里的种梨大户,他带我们去梨园里转转,衣服一会儿就被汗湿透了。葵兴村现在种植的主要是砂梨中的黄花梨和湘南2个品种,其中黄花梨最多,这些年镇里也在推广新的品种,种植了丰水、圆黄和黄金梨等品种,新品种价格高,销量更是供不应求。“这个就是丰水梨,果形漂亮一些,颜色稍微浅些。”熊金华摘下几个梨子对比,不少样子和我们熟悉的黄花梨都有些相似,个头稍小的是黄金梨,个头偏大的是圆黄,而颜色比较深的则是黄花梨和湘南。“熟透的黄花梨颜色偏红,水分特别多,摔到地上就伤了。”果园里还有的梨子蒙在袋子里,一个个神秘地挂在枝头,这种是套袋梨。熊金华介绍,现在不少商贩都称自己是百里洲的黄花梨,很多都是假的。“你们尝尝这是正宗的黄花梨。”我们削了几个梨子尝尝,水分特别足,咬下去一股甘甜萦绕舌尖,入口的时候基本没有什么果渣,吃下去解暑解渴。

每年8月3日左右,属于早熟品种的黄花梨就要上市了,到8月20日就要采摘完。“如果太熟不利于储存和运输。”熊金华介绍,湘南则是晚熟品种,8月20日才上市。正因为成熟都是最热的季节,采摘时间短,也格外辛苦。这几年由于价格回升,镇里种植砂梨的面积开始上升。

相比鸭梨是后熟品种,需要经过放置才会变软成熟,砂梨是鲜食品种,所以砂梨也是季节感很强的水果。8月1日,枝江码头上已经沿街摆上了黄花梨,宜昌城区街边巷口也有商贩打着牌子写着“百里洲黄花梨”。8月7日就要立秋了,到了街上卖黄花梨时,夏季也进入尾声了。

种了20多年梨,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风

本报记者赵宽 方龄皖 文/图

黄花梨必须轻柔地对待,碰伤了就不经放了

8月1日我们到百里洲时,葵兴村已经恢复了平静,一路上高速公路边拦腰折断的树枝,扭曲损坏的巨型广告牌,还提醒着我们这里经历过一场风灾。

熊金华是葵兴村的书记,7月27日的风灾,他家被吹掉了2万多斤梨,占到了今年一半的产量。“我们当地是9级阵风,根本不敢出门。”种了20多年的梨子,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风。大风刚好碰上梨子的成熟期,吹掉的大部分都是成熟的梨子,掉到地上受了伤几天就坏了,“卖不出去,只能收回来喂猪吃。”

下午2点多,太阳炙烤着村庄,地上升腾的热气蒸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这个时候梨农一般都不下地,不过当天有从宜昌赶来的顾客要买100斤黄花梨,要赶着坐轮渡回市区,蒋本洲夫妻俩还是下到田里给人摘梨。

夫妻俩提着竹篓,竹篓四周还铺上了一层粗布,两人穿着长袖长裤戴着草帽,开着家里的三轮车到梨园去了。梨树底下铺了一层梨子,不少个头大的梨子,捡起来一看,已经摔坏了,“这都是7月27日的大风吹掉的,这么好的梨子太可惜了。”虽然知道是坏的,蒋本洲还是忍不住捡起几个长相标致的梨看看,最后还是扔到了地里。“就算外面没伤,摔了几天就烂了卖不出去。”由于百里洲的梨子水分充足,特别怕摔和碰撞,就连采摘也要格外小心。

蒋本洲在树上挑选个头合适的梨,不需要用剪刀,使点劲就摘下来了,再弯下腰将摘下的梨整齐地垒放起来,一个挨着一个。“只要碰撞梨子就伤了,到时候外皮就会黑,不经放了。”娇气的梨子必须得到轻柔的对待,就连从篓子里转移到纸箱里,也需要缓慢地摆放,再用绳子系紧。

中午太阳正大,我们站在密不透风的林子里汗如雨下,热气蒸得脸也发起烧。蒋本洲和妻子满面通红,摘完两篓子后,蒋本洲就把梨挑到林子外的三轮车上,“最辛苦的是摘梨子,林子气温蒸人受不了,挑梨子还能走动几步扇扇风。”

100斤梨并不多,半个小时就采摘完了。现在他们已经很少中午来摘梨,收梨的贩子都是提前联系,他们往往趁着早上去摘,中午11点前就要收工了,“不然就容易中暑,人吃不消。”

等到梨子进入丰产期,1998年的洪水打乱了大家的生活

百里洲最早种梨树是上世纪60年代,54岁的龚本平是葵兴村人,他记得那时只有林场里面种了几棵梨树,梨子并不多。等到上世纪70年代,周培源当时还不到10岁,他的童年印象则充满了梨子的诱惑。那时村里还是集体经济,他家门口就是生产队种的梨树。

到了8月,他便打起了梨子的主意,“那时候没什么吃的,看到什么都想着吃。”那时队里安排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地里守西瓜和梨子,他们也被称作“管护佬”,每到中午日头正热,看到他们打起瞌睡,周培源就钻到梨树林子里,一边摘一边吃梨子,有时还用衣服包几个带回家。清凉爽口的滋味,是炎热午后最好的味道。

分田到户后,考虑到村里沙地多,村干部采购了砂梨苗,鼓励大家种植砂梨。蒋本洲家的梨园是生产队种下的示范田,分田到户后分到了他家。不过那时候种的梨要靠自己运到枝江卖,“快的半天就能回来,动作慢了要卖一天。”

那时蒋本洲推着家里的独轮板车,车上装上两三百斤梨,天还没亮就从家里出发。到了渡口,客渡船搭着跳板,板车装着梨根本过不去。蒋本洲就要把梨子卸下来挑到船上,再把板车运到渡船上,到了枝江后再把梨挑到板车上。那时枝江的轮船码头上,不少从四川来的贩子坐在码头上收梨,收下的梨直接装船运走。

等到上世纪90年代,村里的梨树多起来,百里洲的黄花梨也渐渐出名,慕名而来的贩子也多起来。1990年砂梨最高价格1斤能卖到1.3元,均价也是8毛,价格非常诱人。那几年,村里也涌现出了许多万元户,不少人都靠卖梨赚了钱。

1992年,20岁的熊汉城开始种梨树,那时他种了600多棵树,1996年开始有了产量,碰上卖1.2元/斤的价格,家里卖梨挣了一万多元。“价格算很高了,我们这里很多人发财都是那时候。”这么好的效益,熊金华也动了心,1993年他和哥哥把家里的棉花地都拿来种上了砂梨苗,全镇也在这时进入到砂梨的大发展时期。

等到5年后进入丰产期时,1998年的洪水突然打乱了大家的生活。那时刚好碰上梨子成熟,每家都去堤上抗洪,家里的梨子没人采摘,梨子熟了掉下来烂在地里。等到险情过去,熊汉城回到家发现家里的梨子都掉了,损失了一半的果子。当天下午,熊汉城赶紧请人帮忙下果子,装了两万五千斤梨子出去卖。“基本上是刚刚恢复汽渡,我就把梨子运出去了。”熊汉城把梨子运到广西柳州,半天就把梨卖完了,而且价格还不错。“我算是村里第一个自产自销出远门卖梨的人。”那一年,由于收的贩子少,不少人也选择了运到外地去卖,但是去得迟些,果子上市太多,很多都没有赚到钱。

百里洲葵兴村是当地传统的梨种植区,过去的土路晴天灰大,雨天泥泞,十分不便。村民自筹资金硬化了通村的公路,并在村委会旁勒石纪之。

百里洲的砂梨熟了,枝头硕果累累,十分诱人。

这两年百里洲的砂梨不愁销路,梨农们又有了信心

1998年开始,熊汉城每年都自己拖梨出去卖,“镇里梨子太多了,靠别人收,卖不起来价。”

到了2002年,他明显觉得梨价在走下坡路了,梨只卖2毛钱一斤,是历史上最低的价格,不少人都砍掉了家里的梨树,改种棉花和柑橘。蒋本洲也租了车,运到广州、东莞等地卖梨,价格不好,连运费都没赚回来,他们家陆续砍掉了300棵梨树。“当时我们有些犹豫,想着是不是也把梨树砍掉算了。”熊金华和哥哥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把梨树保留下来,“刚刚培养起来,舍不得砍掉。”熊金华靠着家里2亩柑橘树维持着收入,并一直坚持卖梨。熊金华记忆中,1998年最高峰时,村里几乎都种上了梨子,有3000亩地种梨,而到2010年,村里种梨面积在最低谷时只有400亩。全镇梨园面积从最高峰的7万亩下降到2010年后的5000亩。

熊汉城在外面也感觉梨子不好卖了,以前在广西桂林、柳州,百里洲的黄花梨非常有名,“别人都认可我们的梨,很好卖。”不过慢慢北方的梨换了新的品种,被大众认可,逐步取代了黄花梨在南方的市场,外面也有不少假冒百里洲黄花梨的商贩影响了品牌。2006年开始,熊汉城就不收梨了,主要收柑橘到外面卖。

2011年开始,砂梨的价格逐年上涨,村里种梨的面积又开始有所增加了。现在到了梨子成熟时,不少人打电话给熊汉城联系买梨。8月1日中午帮客户联系蒋本洲卖梨的也是熊汉城,他笑称自己是农业经纪人,“是义务的,不收钱。”村里谁家有梨子,谁家的梨子该卖了,他都清楚,贩子来了就和他联系,他就安排去谁家收梨子。当天上午两个宜都来的贩子,他也安排了两个农户卖了梨。

“我们的梨子价格都要比别处高一毛。”熊汉城对本村梨子的质量有信心,“现在大家都管理得好,梨子质量好,贵一点别人也收。”这两年,百里洲的砂梨不愁销路,周边的贩子就能收完,梨农们又有了信心。

延伸

中国种梨史

梨原产中国,《诗经·晨见篇》即有“山有苞棣”的记载,可见中国梨树栽培,至今有二千五百年以上的历史。在梨树长期栽培中,选育了很多优良的品种,在《史记》、《广志》、《秦记》、《西京杂记》、《洛阳花木记》及《花镜》等古籍中,记载梨的许多品种,如蜜梨、红梨、白梨、鹅梨、哀家梨等品种名,至今沿用。

砂梨是世界上特有的原产于中国的四个梨栽培种(砂梨、白梨、秋子梨、新疆梨)之一,以果肉中含有砂砾状的石细胞而得名。适于在温暖多雨地区栽培,栽培历史悠久,果肉白,水分多,肉质细嫩,风味浓甜,结果早,丰产性强。

黄花梨属砂梨系统,黄花梨含有多种营养成分,有生津、润燥、清热、化痰等功效。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87/326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