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事

印度上流社会的女孩们:我爸说,没有人配得上我的姓氏 中国最贱的姓氏

上周,我的朋友小云分享了对印度富人区工作的底层女孩观察: 《富人区的印度女孩:为了婚姻,随时和妓女竞争》 。

在这篇文章底下,有个姑娘说:

我在澳洲留学,班上很多有钱而且社会地位高的印度富人女孩,长得漂亮,打扮入时,也会经常和她们一起约饭喝咖啡,她们和我分享在家乡参加亲人婚礼的照片,那么华丽,那么精彩。

那么生活在印度富人区的富家女性,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

很多读者留言说,想了解她们的生活。

住在印度高档小区的小云,也结识了不少这样的女性。

她们不需要为生计奔波,虽然生活不像网上那些炫富的顶级富豪般奢侈,但能代表印度收入前5%的阶层。

她们的生活,或许能帮助我们了解印度上层社会的女性。

我要首先给大家普及一个常识,和印度人打交道,千万不要问他们属于哪一个种姓,除非他主动告诉你。

我先生的公司招收很多印度员工,但同为高科技人员,有些本地员工之间是不说话的。有工作上的事他们会找中国员工代为传递。

因为那些高种姓的员工不肯搭理那些低种姓的员工。据说,这也是印度高科技人才流向美国的原因之一。

印度种姓制度来源于公元前14世纪时的传说,白皮肤的雅利安人征服了皮肤黝黑的达罗毗荼族,为了更好的统治,雅利安人创建了印度教。印度教的神叫梵天,梵天为印度创造了四种人,分别生于神的嘴、双臂、双腿和脚。四个出生部位决定了四种人的高低贵贱。

最高种姓婆罗门是社会上最尊贵的阶层,刹帝利是掌控军权和家族集团的统治者,吠舍则是平民阶层,最低种姓则是首陀罗。四种人之外还有一种叫贱民,只能从事最肮脏的工作,比如打扫厕所什么的。

这种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的特性,对印度最严重的影响,是四个种姓之间不允许通婚。

# 因为高种姓,她找不到对象#

我先生有一个印度女同事,就坐在他对面,女同事毕业于印度最高学府“印度理工大学”,曾邀请中国同事去她家做客。

对普通印度人来讲,请外国人来家做客是一件荣耀的事,所以会全家出动隆重接待。女同事爸爸半带炫耀半带发愁的说,女儿30岁了,还没结婚,这是他最头疼的事。

△ 富贵家庭聚会

原因说来我觉得匪夷所思,因为她家是最高种姓婆罗门,女儿学历又高,在讲究门当户对的印度,能够匹配上女儿的男生少之又少,所以就迟迟嫁不出去了。

据说在印度,只要你的姓是婆罗门,那么你可以横着走在印度,没有人会招惹他们。

去年就有印度媒体报道,印度一名达利特(低种姓)男子,与一个来自富裕家庭的女子登记结婚后,女方家属劝阻无效后,被女性10多名亲属残忍杀害的可怕消息。

女同事的老爸经常在上班期间给女儿打电话来,要求女儿去参加婆罗门的相亲会,或者去神庙祈祷,经常把女同事气到不行,怒气冲冲挂电话。

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同事既不想参加相亲会,又不想去神庙祈祷,她反问说:难道丈夫是能够通过祈祷得到的吗?

后来这个女同事离职换了一个城市工作,我问老公,这下她是不是完全可以摆脱她父亲的安排了?

老公说:也许吧。至少她能够自己养活自己,可以有所选择。

△ 星巴克遇到的女生

当然,印度女孩难嫁,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高昂的彩礼。

没去之前就听说印度女性如果嫁妆少了,会在男方那里得不到尊重,在农村甚至会被有烧死的危险。有一次我们外出游玩,司机是个热情的本地印度小哥,我想证实一下是不是真的。

司机小哥说印度其他地方不知道,但德里是这样的情况:打个比方,如果他儿子结婚,女方要给男方60万卢比,而他家只需给女方5千或1万卢比就好。

老天! 这可是60倍的差距!

我得知司机小哥有两个男孩,就笑着说,你将来会很有钱。他开心的笑了。

他问你们中国呢,我说和你们相反,通常我国农村结婚,男的会给女的很多钱,城市则男女一样。所以,我们更喜欢女孩。

他的表情也是赤裸裸的不可思议。

这个让我费解的问题,先生公司有印度男职员理直气壮回答说:印度女人通常一结婚就不工作了,得靠男人养活,那些嫁妆就是女方父母给男方的补偿!

#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主妇#

除了与身俱来的种姓制度,在印度受过高等教育,尤其家庭本身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女性,她们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公司为我们租住的高档社区,据说只有财富前5%的印度人才买的起,住户不是私企老板便是企业高管,或者是政府官员,再有就是诸如飞行员,外企或大中小学校长等高收入者。

小区内有独栋别墅和电梯公寓,当然,外表看上去只相当于成都的中档小区。但是内部所有公共设施非常齐全,停车场,泳池,草地,健身房,各种运动球场都是免费的。

小区里还有各种付费项目,像学习瑜伽或舞蹈什么的。

△ 小区清晨瑜伽

众所周知,印度是瑜伽起源之国,舞蹈大国,瑜伽于这里,就像中国的广场舞一样普及,所以,我们中国家属们也就入乡随俗,跟着那些印度家庭主妇们报名参加各种瑜伽班。

我住在德里的时候,参加了一个初级瑜伽班,认识了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印度家庭主妇,她叫姬塔。

在印度种姓较高的人肤色一般比较白皙,这些衣食无忧的女性有的是时间和金钱来打扮自己,看起来更漂亮。高档社区里,可以用美女如云来形容也不为过。

姬塔不仅人漂亮,待人非常友好,和蔼可亲,我的英语很烂,她也非常有耐心的倾听和给我纠错,打交道多了,我们就成了朋友。

△ 我和姬塔

有一次,我邀请她来我家里做客。我做了素火锅请她。就是完全没有一丁点儿肉的火锅。

这里顺便再给大家普及另一个关于印度的常识,中国人如果要请印度人做客,一定要问清楚他是否是素食者,因为印度教崇尚吃素,素食餐馆在印度遍地都是。

在印度,信仰印度教的占到了85%以上,所以很多印度人是吃素的,姬塔就是素食者,她甚至连鸡蛋都不吃。

我们一边吃素火锅一边聊天,非常愉快。

饭后我请她喝中国茶,她跟我说起她的家庭,印度人一般都是三代同堂,父母通常和大儿子在一起住。

姬塔家很难得的不是这样,她们的家族都是婆罗门,她的公婆住在班加罗尔,她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嫁给了丈夫,她和老公很早就来到德里,老公管理着德里的一家贸易公司。

姬塔家四口人,有一儿一女,女儿25岁,研究生毕业,是个律师,还没有出嫁。儿子则在那所印度最好的大学,印度理工大学读大三。闲暇时她和丈夫一起出国旅游,最爱去的地方就是泰国。

属于非常完美而典型的印度中产阶级。

姬塔特别强调丈夫对她非常好,每天早上,送走丈夫去公司后,她除了练习瑜伽,还要阅读经济日报,下午去做义工,当志愿者。

我好奇问她:“你在哪里做什么义工工作?”

原来义工工作就在我们小区里。我当时一愣,我们小区有什么义工可做,大家都那么富裕。

一问才知道小区的这些富人们,专门腾出一套大户型的房子,义务给小区里的保安、花工等下层人的孩子们补习功课。

△ 姬塔在给孩子们辅导功课

姬塔说,印度的小学校下午放学很早,孩子们放学后没有地方可去,那些工人都是从农村来德里谋生,没有文化也没有时间去管孩子。于是她们就把这些孩子集中起来,免费给他们补习。

姬塔教他们数学和自然科学,其他的家庭主妇有教英语的,有教印地语的,还有教计算机的。

我非常吃惊,还有这样的事?完全免费吗?

得到肯定答复后,我由衷对姬塔说你们太善良了,很佩服你们,希望下次带我去看看那些孩子们。

姬塔答应了。

于是有一天下午我买了一些糖果和铅笔,带着这些,专程去那栋楼里看他们志愿者在做些什么。

每一间房里有一个或两个志愿者,管理着七八个孩子,看上去都是些9岁,10岁左右的小学生。

△ 给孩子们辅导功课的志愿者

房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每间屋子都有一些低矮的课桌,孩子们趴在绣花的厚厚的地垫上,认真的做作业,角落放有黑板,以及小书架。

志愿者轮流在给下午放学回来的孩子们批改作业,除此之外,再额外辅导数学,英语,印地语以及自然科学,计算机信息技术等科目。

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在这个小区从事清洁,保安,园丁,熨烫衣服等粗活的工人。志愿者则多数是住这个小区不上班的女人和一些退休的老人。

孩子们开开心心的学习,踊跃发言,看见我照相,露出羞涩的笑模样。

我看到孩子们都是统一着装,问他们读的是私立学校还是公立学校,姬塔跟我说,孩子们是在私立学校读书。

△ 私立学校学生放学

这也让我很意外,因为中国人的印象中,私立学校的费用都很昂贵,而印度不是说公立学校不收费吗?她们为什么还要把这些穷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去?

姬塔又耐心解释说,印度的公立学校的确不花一分钱,但是教学质量和中午的伙食非常差,并且不教英语,只教授当地语言。在印度如果不会英语,将来就没有办法上大学,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工作。

这些工人只需要负担孩子私立学校一半校服的费用即可,每个孩子在校伙食费、书本费以及校服的另一半费用都是这些富太太们分担。

这笔钱每月大约是2200卢比,相当于人民币220多元。普通下层印度工人的收入,也就一个月折合人民币600元左右,220元对于底层劳动者,的确是笔不小的负担。

我没有问姬塔她们这样做的目的,她自己却主动说出来了,语气又温和又平静又坚定: 我希望这些孩子们有一个比他们父母更好的未来。

#富人家的孩子们#

不仅是这些富太太们,一些富人家庭的孩子,因为受过良好教育,都表现出非常国际化的综合素质。

我的房东是德里一个专科学校的校长,亦是个当地富豪,他本人不住在小区,但他在我们小区拥有五套房子,都是大户型。据他自己说是因为有一大块地曾经是祖上的,政府征收盖房的时候就给了他家五套房,全部租给了中国人。

△ 印度富裕家庭孩子的生日会

他曾邀请过我们去他家做客,记得坐在他家金碧辉煌的客厅聊天时,正好遇到他小女儿放学回来,十五岁的小姑娘进屋来,一点也不诧异家里来了外国人。

她落落大方的走过来,像个大人一样跟我和先生握手,并帮助奶奶递茶给我们,用熟练的英语和我们问好聊天,那种落落大方的行为很多中国小孩都没有。

后来我有一次去购物中心,又巧遇房东的女儿。只见她和三个小女生端着一个纸牌子和箱子,迎着购物中心来来往往的人们,凑上去不知说些什么。

△ 书店遇到的女学生

小女孩看见我,眼睛一亮,原来她们在搞募捐活动,为外面的流浪狗买狗粮,她说如果每人出20卢比或50卢比,就能让外面多少多少的流浪狗吃饱什么的。

我不好说超市的玻璃窗外还有无数的穷人,不能这样打击孩子的善心,于是摸出100卢比充作募捐,她很开心,非要送我一个小相框。

因为我能接触到的印度人,准确说,是印度的中产阶层以上,所以,我所了解到的事实,实际上应该是印度中产阶层的事实,并不能代表整个印度。

我认识的这些富家女性,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人表现的也真诚又善良。让我感慨的事,她们没有看不起穷人,反而是尽可能的帮助弱势群体,认真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善事。

△ 孟买街头的印度富家女

印度政府也越来越重视教育,鼓励人们让孩子接受教育,特别是女孩。很多中产阶级的女孩子们和男孩子一样去学校接受教育,政府也修建了不少能住宿的学校,条件比过去好多了,过去的父母都不喜欢男孩和女孩一起学习,但现在男女同校已经成为时尚。

和印度的姬塔相比,我和众多都市女性朋友一样,也接受过高等教育,成长并工作于都市,但我们有多少人真正正视过底层女性的痛苦,比如那些缺失关爱的留守儿童,流水线上劳碌的工厂女工,背井离乡的居家保姆……

编辑:罗伯特

(文中图片来源于作者及网络)

原创文章,作者:非佛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adiospt.com/87/333370.html